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短剧】——《只对你,卑微》 镜月绯雵 大野智

向下 
作者留言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短剧】——《只对你,卑微》 镜月绯雵 大野智   周五 三月 30, 2012 12:35 am

有人说
爱到深处是不爱
而我却做不到
所以
我选择了卑微的爱下去
只对你

》》》

“今晚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公司临时要加班。”说完挂上电话,收拾着桌上的文件。

身旁的同事询问着要不要一起去唱歌,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腕表,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驱车离开公司停车场。

手上提着满满两袋的食料,站在门前,脱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入包内,掏出钥匙开门。

努力的适应着房间内的黑暗,走到落地窗边拉开那层遮挡了光线的窗帘。窗外斜阳顷刻间倾泻满室,嘴角微微弯起。

简单打扫了一下,换衣、料理;流理台前左右忙活着,留意着门锁的声音。渐渐的,窗外晕黄不再,迎来一片黑暗。

静静的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满桌的菜肴,期待着钥匙触碰门锁的声音。期间,手机响过两次,盯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任由其响彻空间。

半小时后,拿起手机,编辑短信,写了删、删了写终归放下。再过半小时,拨打着那个熟悉的号码,说了一句,今晚可能要通宵,不用等我门。然后继续盯着桌上的菜。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知道唇内有股温热的气息,慢慢深入,再捣入口中,吸取着她的氧气,朦胧的睁开眼,是她等待了一晚的男人,手不自觉的环上他的颈。

餐桌前的温度越发升高,当衣内探入的大掌极其挑逗的探索那刻,相贴的唇好不容易分开,按着身上游走的手,“大野……桌上的……菜。”

好不容易换来喘气的空间,被再度封住,耳边是他那好听的声音,“我知道。”但他的动作却没停止,继续着他的需索,一次又一次,而她也只能喘息的靠在他身上,随着他的节奏,一次一次的沉沦。

墙上的钟走着,桌上的菜摆着,而两人却也持续着那亘古的旋律,只是,再亘古的也终有一刻被打断,这次,还是他的手机,而还是同一个人。他只是慢慢抽离她,“你先去洗澡,我接个电话。”

看着他接电话的左手,那闪着银色的光线,她知道那是什么,因为她也有,只是两人相处的时候,她会想摆脱这个,而他却不在意。

撑着身子,走进房间的浴室,清洗着残留在她身上属于他的气味,慢慢滑落肌肤随着清水流入下水道。正如他给她的,一次次的撞击但却也只是留下碰撞后的消逝而已。

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看了眼正好挂上电话的他,“你去洗澡吧,我把饭菜都热了,等下就能吃了。”

“嗯。”

每次温存过后,他留给她的也总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这就是他的性格,对待任何事都那么的平淡,结婚也一样。对于她亦是。她清楚的记得当天,他打电话说,“绯雵,我下星期结婚,请帖我已经发到你家了。”

那一年她不知道她是如何走过来的,她还是像平常一样,上班、工作、下班,而最大的变化就是,在他结婚后的半年,她也结婚了。

他从来没承认过两人的关系,也从来没承诺过两人的关系,他只是很习惯的,每天她都会呆在他身边,从校园生活开始一直都如此。就算两人各自结婚了后也一样。

“你今晚不用回去吗?”吃饭期间他只是很随意的问着这个问题。

“嗯,我跟他说今晚通宵加班,不回去了。”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到嘴边的话还是没说出。她想知道今晚这个家是否依旧只有她一人。

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再次响起,而墙上的时针刚好停在12这个数字上,“嗯,是的,今晚可能要去趟冲绳,所以不回去了。”

看着挂了电话的他,知道他不回家,心中还是升起了喜悦,虽然她知道今晚的他也不会停驻在这里,但至少不再是前一刻抱着她而下一刻他却回家抱着另一个女人,她不喜欢另外一个女人取代她在他身上留下的气味。

“今晚要去冲绳吗?”夹了一块蔬菜放到他碗里。

“不是。”他也没多加解释,只是离开餐桌,走到被他放公文包的沙发前,像是寻找着什么。再次回到餐桌前的他手上多了一样东西,一个精致的礼盒。“生日快乐。”

接过他手上的礼物,他还是记得,记得曾经答应过她,他会记得她的生日,会亲自选生日礼物。他知道她不需要任何一切浮华的东西,每年的生日礼物,他也只是送她一些纯手工的饰品,年年如此。

女人永远是最卑微的生物,而她的卑微,只对他。

》》》

“今晚临时有事,你不用过来了。——大野智”搭在门把上的手在短信响起的那刻颓然放下。

已经两个星期了,他第五次发信息跟她说,约会取消。这是一直没有发生过的事。

门这时被人打开,眼前的人有点诧异的看着站在门边的她,看了眼手上的表“你不是说今晚和公司的同事去吃饭吗?怎么还没出门。”

习惯性的接过男人的西装,脱下穿好的鞋,往大厅走去,“刚同事发信息来,说取消了。”

男人从背后抱紧她,下巴搁在她的颈边,“那我们今天晚上出去吃好吗?”

有点抗拒的闪躲着颈窝间略微冰凉的唇,“翔,别这样。”

身后的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把她转了个方位,有点担心的问着,“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嗯,有点,可能着凉了,有点头疼。”没抬头看他,只是点了点头答应着。

其实她在抗拒,抗拒这个自己嫁了一年的男人,只因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他。

“那今晚我们不出去了,我在家做给你吃吧。”

“没事,难得你早回来,我们出去吃吧。”拿起刚挂好的西装为他穿上。

“你真的没事?”

“嗯,没事。”

她一直都知道,爱情很自私,但是她却觉得她已经超越了自私这个界限,她卑鄙的利用这个娶她爱她的男人,只为了证明给她爱的男人知道,她从来不缺男人,但事实上,这一切对于大野智来说,都不重要。

而最重要的是,无论是结婚与否,她依旧离不开他,她愿意做他跟他妻子的第三者。

吃完饭。他牵着她,她跟他结婚一年,共同出去的次数都没有超过10次,但是他却没说过什么,这样的男人,她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让他的生活变得一团糟。

晚灯下的东京很美,繁华喧闹,别有一番韵味。与他们擦身而过的人不计其数,但,对于你最重要的人,你依然能在那千万人中一眼认出。

离他们不远处,一男一女慢慢走近,虽然没有亲昵的动作,但是男人的手自然的环着女人的腰,女人一直笑着说着,而男人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却也很耐心的听着。

最终,一男一女从她身边走过,就如同那千万人一样,擦身,最后相背而过。

闭眼,睁开,心在擦身而过时纠紧得撕痛,她还是不得不承认,其实她在他心中一直都排不上号,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游戏规则,一场她开场已经输得一败涂地的游戏。

她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回到家,但她只知道,到家后,她急切的需要在他身上找到一丝温暖填补她空虚了一晚的心,在他关上门,转身面向她那刻,手环上他的后颈,需索着他唇上的温度。

整整一晚,她一直很急切的需要一个温度,一个不同于大野智的冷淡,一个只属于樱井翔的热情,直至她累倒在他身上,但,她还是没找到她所需要的。

到底,她需要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抚着沉睡中的她,还有残留在她眼角的泪,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在她心中已经让一个男人全部占据,但他还是想拥有她,哪怕是一秒也好。

但到今天才发现,她就连那一秒的空余时间都没有。

男人是骄傲的,但在这场游戏里,作为男人的他确是卑微的,而他的卑微,只对她。

》》》

最后一次,她踏进了这个跟他相处了5年的家,之所以称之为家,是因为她在这里为他做了5年一个身为妻子做的一切

烹饪、羹洗还有那种为人妻的翘首期盼。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就已经5年了。

打扫着房间,擦拭着每样家具还有把那张双人床换上一套崭新的被套,手慢慢滑过丝被,那曾经无数个夜晚见证着两人一起的痕迹。

最后,走出房间,看向桌上的饭菜,这一次,她不用看着它们从缕缕升烟变成冰凉沁手,放下一张纸,摆上一串钥匙,关上那扇她盯了无数个夜晚的门。

“记得今晚不要迟到哦——绯雵”发着最后一条信息,走进电梯。

左边关上的电梯门,右边打开的电梯门,两人宛如那晚,擦身而过。。。

看着桌上依然飘起缕缕烟的菜,还有用一串钥匙压着那张写着几行字的纸条。

大野:

5年,我们两人的游戏也该结束了。这里我已经恢复了原样,而你我的生活也该走回正轨了;谢谢你曾经让我爱过。

---绯雵

拿着那串钥匙,手不自觉的紧了紧,5年,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时间,但是,他知道,对于她来说,那是一场爱恋。但今天,她结束了一场爱恋,也同时截断了他的时间。

没想到,其实这5年在他于她之间,对于他才是最重要的。扔下手中的纸,跑出房间,一路驱车来到她的家。拍着门,他知道,今天她在家。

门打开的那刻,相见的两人脸上同时挂着笑,但,下一刻,笑容消失在眼神相交之时。

“绯雵呢?”同时的问号,同样的疑惑,已经无人能回答。

门外男人手上一串钥匙,门内男人手上一只戒指。

这场爱情游戏,赢在了那人的他,输在了卑微二字。而这一切,只对你。

终于,我和他不用做第三者,而我也不用再对不起你。——绯雵

房间内餐桌上的纸让风刮落在木地板上,也只是简短的一行字。


。。。。。。。。。。。完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短剧】——《只对你,卑微》 镜月绯雵 大野智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