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舞台剧】——《不再是,爱情》 浅未清夏 韩庚 李正信

向下 
作者留言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舞台剧】——《不再是,爱情》 浅未清夏 韩庚 李正信   周五 三月 30, 2012 1:03 am

虽然已经易主了,不过我懒嘛,所以不改名字了~!呵呵呵~!

李正信、浅未清夏、韩庚

有人说
一个懂得爱情的人
他往往不知道如何去爱
当学会去爱的时候
却忘记了什么才是爱情
而我们的
到底是什么?

》》》

“清夏,今天要去吗?”

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笑着点了点头。合上书,揽着身旁男人的手走出图书馆。

“今天都有谁去啊?”

“听说高中的大部分同学都会出席。”说完,揽着手臂的手微微紧了紧。

看向身旁有点局促的女朋友,拍了拍手臂上的手,“他没回国,估计不会来。”

轻轻点了点头,稍微紧绷的脸慢慢放松,“我们先去吃饭吧,免得他们等下又哄你喝酒。”

“行,你想到哪里吃?”

“老地方吧。”

餐厅

“正信,你是打算出国还是在国内找工作?”合上菜单,问着对座的李正信。

“你觉得呢?”笑着看向眼神有点飘忽的浅未清夏。

“干嘛问我,又不是我的人生。”

“但这可是关乎你的人生呢。”执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指腹轻轻摩擦着。

“你真不要脸。”

“清夏……”

两人一直甜蜜的气氛让一声不应该出现的叫喊打断了,顿时两人相牵的手迅速分开。同时看向清夏身后。

站在清夏身后的男人慢慢走向两人。

“好久不见了。”男人站在两人的中间,指了指身前的位置。“介意我坐下吗?”

“韩庚。”一直喊在喉咙里的名字终于能发出音律,只是很低很低的一声。被唤的男人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真实的笑容。

顿时,三人的四周围都充斥着尴尬,而清夏更是没再看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的他,桌子下的手一直捣动着衣角。

而李正信当看到韩庚的那一刻,脸上闪过那么一抹戾气,只是很快的,被他收敛在温和的笑容下。

“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听说今天有同学聚会,就想先吃点东西,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

还没回答完正信的问题,他的眼神已经又转向坐在自己右手边的清夏。

这次,他很轻的说了一句,“你还是喜欢来这里。”

这里,曾是他们相遇的地方,也是他们分手的地方,但却也蕴藏着两人一度爱恋证明的地方。

只是,今天的再次相遇,已经是变得不再一样,她身边还是有人,但却不是他,而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三人,只是,这次尴尬的人却不是他了。

》》》

“清夏,跟你介绍,我堂弟。”

惊讶的看着身旁的韩庚,“这不是今天的转学生吗?是你堂弟?”

“你好,我叫李正信。”男人带笑的伸出右手,相握的两手,不同的温度,一冰凉一温暖。但却触动了心底的最深处。

吸了口气,抽回手,“你好,我是浅未清夏。”笑着点了点头。

那天之后,两人的身边多出了一个人,无论是吃饭、约会一直都是三人行。

“庚,我们好久没两人约会了,今天我们去看电影好吗?”推了推坐在身旁的韩庚。

“清夏,乖,等正信都熟悉了韩国我们再两人去好吗?”

他说,因为正信从小在美国长大,第一次回韩国,对韩国不熟悉,所以他们的出外尽量的都带上李正信。

他说,因为小姨和姨丈都不在,他想让正信能在韩国感受到家的感觉,所以他们尽量的带上李正信,让他不至于孤单。

他说,因为正信……每次,他都说着李正信,李正信。

她能说不吗?

看着他讨好的笑,轻抿了抿嘴,点头,她还能说不好吗?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还是这样的生活模式。直到不久后,他们的模式开始改变了。而这一次,他后悔了当初的决定。

“清夏,今天社团有点事,估计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了。不好意思。”电话那头是他道歉的声音。

“哦,没事,我和正信去吧。”

“怎么了?”

看了眼身旁的李正信,“庚社团有点事,所以今晚就我们两人吃饭。”

这次,终于是两个人了,但是却不是她想要陪在身边的那个人。

“清夏,其实我要跟你说对不起,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好一段时间不能和哥好好的两人约会了。”

看着走在跟前的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从第一天认识韩庚开始,她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就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她才会喜欢他。

“为了弥补你,今晚让我赔偿你吧。”说着拉起清夏的手往前走。

“哈?”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拉着坐上了汽车。

看着眼前繁华的夜市,街道两旁摆满了各式的摊位,吃的、穿的还有玩得,新奇百样。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惊讶的问着身旁的他。

搔了搔头,“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逛就逛到了这里。”说完,再次拉起她走进人群中。

看着他细心的隔开她身旁的人,还有一直牵着的手,以免她被挤不见,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汹涌而上,但她却说不出是什么。

“我知道有一家店很好吃,走,我带你去试试。”

》》》

连续一个星期,韩庚都要忙着他社团的事,而也是连着一个星期,她跟李正信下课后过着两人的约会。

吃过晚餐,“这里不错吧,我和庚都喜欢来这个餐厅。”

“这里也是你答应和哥交往的地方吧。”

笑着点了点头,“嗯,是啊。”

一个晚上,她说着跟庚一起的点点,途中他会插一两句。

“呵呵,我好像说太多了,我们走吧,你等下回去还得看书呢。”看着虽然没有喊停的他,但是她知道听着别人的爱情故事有时候也会很无趣的。

结完帐,拿起书包走过他身旁的时候,手被拉着。

转头看向他,眼神刚好对上,她能看出他眼中的某些含义。想抽回的手却使不上力。

“怎么了?”

“清夏,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喜欢你。”

站起来,低头看着处于惊讶的她,捉着她的手更是紧了紧。“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每次看到你我就克制不住的加深对你的感情。真的,我喜欢你。”

到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他的禁锢,她只是一路跑回家,她消化不了他突然塞进她脑海中的那一句句喜欢。

好几天,她都刻意的避开他,无论在教室里还是图书馆里,虽然韩庚也觉察出她的小小变化,但是她只是很平淡的说没事。也因为避开李正信,所以也好几天没跟韩庚出去。

但是,好几天的独行,她脑海中都一直想着一个人,不是交往了2年的韩庚,而是才跟他相处短短一个月,韩庚的堂弟、同样说喜欢她的李正信。

这几天,回到家后,她都想他,疯狂的想着。两人一起在夜市里吃着、笑着、闹着。两人一起去看无聊的电影,然后无聊的说着。

心难受得让她难以呼吸,这样的她,还怎么去面对韩庚。

短信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打开手机,看着来信人,李正信。颤抖的手按下打开。

“清夏,对不起,那晚的我让你为难了。”

她只是看着那条短信。接着,又有一条。

“清夏,其实那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感觉,因为我不想以后后悔,为什么我就连喜欢你都不敢说。”

“清夏,哥真的很好,希望你们能一直幸福下去。下个星期是我爸妈的死祭,我会回美国一趟,这段时间你都没和哥一起出去,如果这个是我的原因,那么我回去后不会再回韩国,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尴尬了。”

一条条信息,他说着,她也看着,但当她知道,他可能不会回来,她慌了,翻开电话号码,拨打着他的电话。

楼下的铃声适时响起。跑到窗边,看着外面站着的他。他一直看着她的房间,两人的视线再次的对上,她知道,她需要作出选择了。

跑下楼,来到对街的他面前,就这样,两人依旧对视着,只是换了个地点。

他探前抱着她,“就一次,让我抱抱你,记得,要跟哥一直幸福下去。”

“你怎么能把一切都捣乱之后就一走了之,你知道吗?你这样很坏,真的。”双手探上他的背,环上他。

她知道,有些人,不需要一辈子,就能知道,其实他是最适合你的。而李正信对于她浅未清夏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

原来,看着一个人一无所有,摧毁一切的快感是会上瘾的。

食指轻轻抚着照片中笑得幸福的女人,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妈,这样的结果你满意吗?”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你要的一切,那么,放了她吧。”男人的声音从房门处传来。

抬头看向门边,韩庚双手插在裤袋中,看着房间内的他。

放下手中照片,笑着看向来人,“哥,今天这么有空?”

“正信,如果不是真心的,放了她。”

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如果我说不呢?”

快步走向他,揪起他的衣领。“我说放了她。”黑目散发出一抹警告。

扯下衣领上的手,“我说不。只要是你爱的,我都不会放手,尤其是她。就算我真的不爱她,我也不会放。”

碰……

拳头与肌肤相撞的声音,撞击出沉闷的音律。

扶着椅背站起,擦着嘴边的血,脸上再次浮起一抹笑,“我多希望,在天上的大姨能看到你现在的这个表情。”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幸福,把自己的妹妹远嫁美国,到最后,妹妹忍受不了异国丈夫的粗暴,选择与丈夫同归于尽。

当天,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在父亲脑门上开了一枪,接着吞枪自杀,最后,令他最深刻的就是母亲最后那解脱的笑。每晚,他都在这样的梦中惊醒,脑海中一直环绕着母亲最后的笑。

他恨那个摧毁他一生的女人,既然他看不到她的绝望,那么,他就摧毁她生前的希望。从财产到女人,这一切,他都要定了。

刻意回到韩国,刻意渗入他们的生活和刻意夺取浅未清夏的爱。让韩庚一步步走向他设的局。让他逐渐变成一无所有。

“你要的已经拿到了,正信,如果你不爱清夏,那么放了她,何必捆死两人一辈子?”

“你还是心疼吧,那么,我就更加不可能放手了。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我会把清夏带离韩国。”他已经不想再和李正信讨论这个问题。

转身走出房间的那刻,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停下“如今你能把她带离韩国,当年她就不会和我在一起。”停下的脚步再次迈出房间。

他不会再让李正信毁掉清夏的一生。

走出公寓,马路旁围观着一圈一圈人,当他想绕开离开的那刻,眼角看到路边那熟悉的背包。慌忙的拨开路人,在一辆卡车的一米外,躺着一女子,匆忙的跑到她身旁,跪下,“清夏……清夏……”

“庚,对不起,对不起。”听到叫喊声,长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睁开眼看着抱着她的男人。

沾满血的手轻擦着她脸上的泪,“清夏,会没事的。”

“他……”

“你要见正信吗?你等等,我打电话给他,他在不远处,一定很快到的。”伸手探向裤袋内的手机。

费力的制止他拿手机的手,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跟我的不是爱情,我只是他的一个筹码,既然这样,何必还勉强他去应付一个筹码呢!”

“不是的,怎么会,他爱你啊。”

“我都听到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弱到他只能靠近她的唇边才能听到她的话。

摇着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清夏不要乱想,乖,你听,救护车快到了。”

“就算这样,我也没后悔选择他,庚对不起,忘……”

她没说完最后两个字,只是很平静的合上双眼,而他也不再有机会听到她最后两个字。

人群中有一个男人转身往来时路走,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天,下起了雨,打在男人脸上,冲淡了那从眼眶滑下脸的泪,滴到油柏路上。

他,不懂爱情,只因他的世界没有爱情
她,曾经背叛过爱情,以为找到了真爱
但,其实,他们都没学会如何爱,又何谓爱。

完。。。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舞台剧】——《不再是,爱情》 浅未清夏 韩庚 李正信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