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伤城》——殇战姐妹篇

向下 
作者留言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3 am

看下这个地方会不会如度爷那么BT哇~!
如果是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5 am

前世、今生

一座城,束捆了两世人生

第一节

“带我走。”

晚风吹过枫树林,枫叶随着风的方向飘落至地,也飘落相对站在枫树林中的人,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照亮了林中的一男一女。

男人松开女子的手,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女子抬头望着眼前深爱的男子,慢慢倒退两步。来不及说上的话,让闯入林中的人打断。

带头的妇人喊了一句,“把她给我拉回去。”

女子未曾挣扎,只是让来人拉着走,至始目光也未离开男人,而月亮柔和的光也照亮了女子泛泪的眼瞳,显得如此空洞。

€€€

早阳温热的光线由未拉严的窗帘缝处折射至房内的床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惊醒了床上的人。

被中伸出的手摸索着手机,“喂……”

“有栖川瑶”电话那头,是男人的怒吼声。迅速把手机远离耳边,电话那头的男人持续吼着。

把手机放回原处,坐起,把头发随意夹起,电话隐约传来,“你又给我把电话放一边,给我听电话。”

“我说向大主编,大清早的吊嗓子……”没说完的话让电话那头的向井理再次夺去。

“还早,你不要跟我说你忘记了你今天的工作。”

今天?搜索着脑中残留的记忆,5月13日,约翰斯公爵的外孙女回日本,担任日本电视台的日美主播,早上9点到达机场。9点?看向墙上挂的钟,8:50

“啊……”低喊一声,挂掉电话,冲进卫生间简单梳洗,拿起沙发上的‘装备’就往外跑。坐上车,发动引擎,在公路上狂飙。看向车上的时间,8:55,她这个时间到机场,别说公爵的外孙女了,就算是公爵外孙女身上的尘埃也别想看到啊。

打着方向盘,往电视台的方向驶去。突然的转头和过快的车速,让对面车道正常行驶的轿车猛打方向盘,免于两车相撞。

€€€

轿车内后座看资料的男人因为突然的转向,手中的资料撒了一车。

“少爷,你有没有事?”司机转向后座紧张的看着后座的男人。

慢慢捡起掉落的资料,整齐的放回文件夹内,“没事,开车吧,约了副台长9点半,不能迟到。”

“是,少爷。现在的人都不知道行驶安全的重要性吗?”司机一边开一边唠叨着。

失笑的看着一路唠叨的司机,把资料放回公文袋内,拿起后座的其中一份杂志翻看着。翻页第一篇文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是标题、不是内容,而是开头的名字,让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指腹轻划过滑顺的版纸,上面的名字,有栖川瑶。定定的看着。

∑∑∑

日城,一个繁花似锦的大都,在日城里面,你所无法想象的安逸与平静,犹如早日,一切都如此的生机蓬勃。只是,这座宛如睡美人完美睡颜的大都,终究逃不过烟硝。

平静如湖水的城市,总是会有人希望它波涛汹涌,因为他们想拥有它,那么就得先让它惊起波澜。

昔日繁华的街道,如今已经变得萧条肃然,只是波动不安的秋风,不时的卷起地上纷纷飘落的枯叶。

“城主,投降吧,我们的兵力是不能抵抗‘流族’的萧杀之力的。”丞相跪于大殿前,看向坐在大椅的城主,“部族的使者来传报说,他们救援的大军被困于沙暴的大漠上。”

胡须泛白的健壮男人,看着大殿门外的大都,这个他花了一生时间管理的大域,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改变,他知道,他的一个决定,影响了整个日城百姓的生命。男人慢慢走下大椅,站在城楼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城道,他不会让它染上一滴血。

走回大殿内,脱下披在身上的大袍,这个象征城主标志的军制大袍。走到丞相身边,伸手拉起丞相,“丞相,日城以后就交给你了。”

说完走出大殿,走下城楼,来到城门处,亲手拉开栓着铁门的大栓,呀,厚重的铁门发出沉闷的声音,日城外,几千人乘着坐骑整齐的列队排在城外。带头的英俊男人抬起右手,示意熄灭为首代表硝烟起的火炬。

看着慢慢来到他坐骑前的男人,他知道,这场战,他不战而胜。

男人开口,“我投降,但是我有一要求,希望你不要伤我子民一根头发,我想‘流族’不会辱没了它该有的豪杰。”

“我答应你。”带头男人沉声的说了四个字。

“好,我相信你。”随后,站在他坐骑前的男人退后三步,拔起佩戴在身旁刀,刎颈自缢,这是他作为一城之主的承诺。

很快,男人带领的军队占据了整个日城,兑现了他给前城主的信言,只是处决了三人,原日城护城将军、军事参谋和丞相。

在城道上,他对护城将军和军事参谋说了一句话,“‘流族’接你们的任务,是永远的污点。”没人看清他的动作,站在他面前的两人已经瘫倒在地,断了气。

‘流族’一个以流游为主的名族,也是边境一带出名的城都清扫队,专攻打一切由于城主个人思淫欲而腐/败的都城,只是,这一次,他们却因为失误,相信了日城的将军和参谋。只是,‘流族’的一直沿袭下来的规矩却不能打破,战争的失败,换回来的只能是他们族人的灭亡,所以明知道是错,作为一族之长的他,只能亲手断送一代名主的生命,只为了换回他一族3千人的生命。

一直征战的他知道,一朝的巩固,一部分是依赖丞相,而一朝的衰亡,也可能是因为丞相,所以不能沿用原朝的丞相。

跃下马,来到丞相面前,丞相看着眼前俊美却散发凌然正气的男人,他知道,他是日城能否保有原有面貌的最后一个绊脚石。

“既然城主相信你,那我也相信你,但是请你不牵连我的家眷。”

男人点了点头,已备好毒药的丞相也倒在了男人脚边。

一场战役,四条人命,换回无数百姓的安逸生活。只是,安逸生活的代价,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如此之大。

男人来到一直站在身前的两个男人面前,他知道,这两个男人是一个城主之子,松本润,一个丞相之子,锦户亮。这两个男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

“不知道,你有否信心,能担任好新的一代丞相。”对着锦户亮,他撂下了一句话。

“这个都城,是我誓死保护的珍宝,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会与你争这块瑰丽。因为我只想保护他,而不是拥有他。”在父亲走到城门前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过,以后,他要好好的守护这座城主的心血,用锦户家的忠诚。所以,他必须成为新的一代丞相。

随后,看向松本润,这个傲然俊帅的男子,至始直视着他,一直以来,他们‘流族’的规定,就是把攻陷下的城归还给该城的能人,只是这次的特殊情况,所以他不得不有所停顿,只因,他算是松本润的杀父仇人,他做的任何一切,对于松本润来说,都是枉然。

而一直坐在后面的女子帅气的下马,来到他身后,“叔叔,我要这男人。”

“绯雵!”有点惊讶的看着跟自己妹妹差不多岁数的侄女。“不行吗?”名唤绯雵的女子视线一直停在松本润身上。

面对这他从小看大的侄女,只能点了点头,既然转向松本润,“我想,你会是一个聪明的人。”

“成王败寇,这是恒古的定义,我没有选择,只是,如朝有一日,它毁于你手上,你将会死在我剑下。”父亲说过,没有什么比日城的百姓更重要,何况是那微小的尊严呢。所以,他会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这座城。

其实,作为族长的他从没想过要在此城驻扎,因为他们‘流族’不适合安定。但,一切倔强的坚定遇到命运的安排,只是徒劳的坚持而已。

人群中的骚动惊动了所有人,日城三大贵族之一的族长明白,换新城主,就代表,他们将会成为新城主的侍或婢,只是身为贵族的骄傲,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拿起随身的匕首冲出人群,朝领头的男人冲去。

踢掉上前的锋利匕首,伸手掐上男人的喉咙,随后,一把轻柔的女声,转移了他的注意,“求你,放了我叔父吧。”

走出人群中的女子,慢慢走到他面前,水眸盯着他,可能因为刚刚男人在混乱中匕首不小心划破了她的手,被割破的衣袖,隐约的看见被利刃划裂的细腕,渗出鲜血。

一直在旁的锦户亮上前执起女子的手,细心的包扎着,“疼吗?”

女子摇了摇头,旋即又转向男人,“不知城主是否能放了我叔父,他只是一时冲动,无意冒犯。”

松开手,让下人把女子的叔父拉起押后。他,找到能让他停驻的理由了。旋即转向族人,“进城。”

随后,经过锦户亮两人身前,“丞相,希望你能安排好原贵族的家眷在宫中的地方。”看着领命后去安排的锦户亮,随即转向还是站在身旁的女子。“你是三大贵族之一的族人。”

“城主,我会按照规矩规定,进宫执行我的义务。”身子贵族之家的她,已经知道,她会可能遇到这种一落千丈的结果,一族千金沦为奴婢。

“我正好缺少一个照理我日常生活的侍婢,你跟着我就行。你叫什么名字。”

她要认清她现在的身份,微微曲身,“侍婢叫有栖川瑶。”

满意的听到想要的答案,举步走上前,跨上马,弯身伸长手揽上她的腰,一个用力,把她提上马搁在身前,在她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斥鞭驰马。快速的往宫内驰去。

被迫的埋在男人衣襟上躲避刺骨的秋风,耳边隐约听到男人说的三个字,“堺雅人。”


由有栖川瑶于周五 五月 04, 2012 9:3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6 am

第二章

“咳咳……”

刚步出停机坪,身旁的人传来两声咳嗽声。转头看向身旁的人,“清夏,不适应这里的空气吧。”

被唤清夏的女子,白皙细嫩的脸蛋由于咳嗽微微泛红,水亮的大眼也因为咳嗽而易发明亮,在阳光下略微褐色的瞳孔映射出好看的光泽,而嘴边淡淡的笑容,更是把精致的五官烘托得娇柔,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令身边走过的男性无法离开视线。

虽然与浅未清夏一同生活了5年,但就算这样,他有时候也会为她的那种美而不由的再次惊艳。

“嗯,是有点不习惯,没关系,应该能很快适应。”

日本的天气不算干燥,但是对于生活在英国的她来说,还是有点不适应。抬头看着蓝天白云,这里,是爸妈曾经一同生活的地方,她应该也会喜欢这里。

“那要不我们先回别墅,下午再去电视台吧。”锦户亮看着还没缓过劲儿来的清夏,提议到。

“不用了,已经跟台长约好了时间。”

“嗯,那我先送你去电视台吧。”

∑∑∑

吱……

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打磨声,一辆小车由于车速过快,差点撞上从车库开出车道的红色跑车,为了避免相撞,小车只能打着方向盘,踩刹车。只有那么2公分,她的车就差点吻上跑车的车门。

揉了揉头发,走下车,希望别撞上,这辆车可是她抢过来开两天的,因为她的车这两天进医院抢修了,而如果这车要是出事了,向大编导非得剁了她不可。

“幸好。”轻轻舒了口气。

这时,红色轿车上走下一个穿休息装的女子,一件简单的T,一条七分裤,白皙均匀的小腿露在空气中,一双帆布鞋,却把女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得恰到好处。配上靓丽清秀的五官,虽然戴着眼镜,但是却让她看起来更加清丽,不过现在她的脸色有点难看。

“小姐,你是怎么开车的?”还是第一次,居然能把普通小车当飞车开的女人。

“不好意思,因为我赶时间,真的不好意思。”没办法,谁让这次真的是她的错。

车上的手机响起熟悉的铃声,“幸好没出什么车祸,你我都没事,不过小姐,不要再开快车了。”说完,走回车内,戴上蓝牙耳机,驶上车道。

吐吐舌,“放心,下次我开快车肯定不会再遇见你。”坐回驾驶座,把车驶进车库内。

但是,女子的容貌很熟悉,像是在哪见过,但如果是与经济有关的人没理由她会记不起来,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感动了大半年轻女子,用笔勾勒出令人为之心动爱情的才女作家——朝日未晞。

∑∑∑

“少爷,又是刚刚那辆车。”司机看着前方不远处停下的小车,轻说着。

慢慢从杂志上的名字回过神,抬头看向车头前方,两辆车停在出车口处,车上的两名女子不知在说着什么,红色跑车前的女子有点微愠的对着她对面的女子说着话,而开小车的女子像是一直赔不是。

当他的视线触及到那个赔罪女子时,心底无由来的一阵燥热,而却同时夹杂着一份不知名的怒意,想要她却又想摧毁她。女子一头长发用皮筋随意的捆绑着,些许发丝调皮的垂落在好看的锁骨上,白皙的脸颊可能由于在阳光下长时间的照射下,添上一层淡淡的粉红,平添一份娇媚。

“少爷,少爷。”

耳边,是司机连续的叫喊声。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来到地下车库里了。哪还有那个令他莫名燥热的女子。今天的他,有点不寻常,一个名字和一名没见过面的女子令他一度失神。

“田泽,你先去忙你的,我忙完这边的商谈再给你打电话。”说完,拿着公文包走下车。

才刚走出电梯,远处就已经传来叫喊声,“山下,原来是你与副台长约了,怪不得副台长把今天的例会该为下午开。”来人是电视台的一档节目播导。同时也是他的大学同学。

“青木,好久不见,近来可好。”与青木一同再次进入电梯,往副台长的楼层去。

关上的电梯门,有栖川瑶还是慢了一步。“呀。今天真背。”

∑∑∑

“喂,陪我到外面走走。”一个早上,这个男人一语不发的站在一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冷漠,她可不是为了看他的脸色才要他。

那天坐在马上,男人的那股与生俱来的傲气吸引了她一直高傲的心。以她的身份,她想要怎样的男人没有,但是,只稍一眼,她就认定了,这些年的空白就只是为了遇见他。所以她才会向叔叔开口要这个男人。

她是‘流族’最美的女人,也是男人趋之若鹜的对象,不修而黛的柳眉,水眸似星辰般明亮,不施粉却淡红的双颊,因为生气,更是嫣红,而身边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面对她,依旧侧目。

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一纸之距,面对快贴上他的镜月绯雵,一直站立的身体也未曾挪动半分。

“松本润,我好像记得没给你反抗我的权力。”因为过近的距离,彼此的细微呼吸都如此的清晰,清晰得的让她知道,他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冷漠,因为她能感受他那不一样的呼吸和心跳的速度。

满意的得到想要的结果,转身对身后的男人说,“陪我到街上转悠转悠。”随后走出大厅。

一个星期,日城恢复了原有的繁荣,大街上的商贩叫卖声、孩童嬉戏声,还是第一次,她发现,原来一个大都的生活会如此的丰富,对于一直以游牧生活为主的她来说,这个地方处处都是如此的新鲜。

官道上,一个美丽的女子每到一个摊位都会停下来看上一阵,而一直跟在女子身后的男子面目表情的跟随着,虽然期间女子微怒的瞪着他,他的表情都不曾改变。官道上的每个人看到男子都想上前行礼,但是碍于女子的身份,都只能定定的看着两人走过。

来到茶楼的二楼,找了个栏杆边上的座位坐下,“如果不是那天听到你跟叔叔谈话,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哑巴。我想你很恨我们吧,毕竟,你曾经是你那个高高在上的城主之子。”

眼睛注意着他一直垂放在身旁手,因为她说的话而慢慢收紧。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她还以为他不再有情绪波动,只是他一直压抑而已。

“小姐,你要的茶。”小儿拿着一壶茶水快步走到她的桌子跟前,但因为跟前的椅子,一个踉跄,手上的装满热水的茶壶往镜月绯雵身上泼去。

在两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的当下,只见男人矫健的跨步,拉起坐在凳子上的绯雵,沸腾的热水正好洒在绯雵坐着的椅子上。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出手,其实如果他不拉她起来也能说得过去,因为堺雅人没说过要她保护她的安全,但他在还没来得及思考的时候,他已经把她拉起护在了身后。

“镜月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小的不是故意的。”小二吓得连忙跪下求情,毕竟眼前这个女子是新城主的侄女,有一个什么闪失,他就算有一百条性命都不够赔。

上前扶起跪在跟前的小二,“起来,你不是有意的,你帮我重新砌一壶茶吧,顺便把椅子擦擦。”她不是娇生惯养的女人,她生下来就跟着家族征南闯北,她知道,人无分贵贱,也不分种族,只是每个人的价值都不一样而已。

看着镜月绯雵,他还以为像她这种贵族女子,一般这种情形都会大呼小叫,不过照刚刚看来,他出手是正确的。

回头,遇上松本润正在打量自己的眼神,唇边的笑更大了,“怎么,开始对我刮目相看了吧。”她其实知道,松本润对她的印象一直都是刁钻不讲理的大小姐,只因见面的那句,我要这个男人。

面对绯雵的挑衅,他还是没说话,只是回到刚刚站立的位置上。

松本润,我们有很多时间,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想要我镜月绯雵这个女子的。喝着刚上的茶,慢慢品茗,犹如她的感情,会像这杯茶的香味,慢慢的渗入他的嗅觉。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7 am

第三章

“绯雵,今晚有空吗?”手上的工作,因为来人停下了动作,抬头看了眼站在办公桌前的男人。

“樱井社长,您有什么事吗?”

“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陪我出席一个酒会?”

“社长,为公,有;但如果为私,那么很抱歉,没有。”

“那么如果我说为公也为私呢?”

樱井翔,这个男人是你猜不透的复杂,而她也没这个闲情去猜。

“社长,我想为公,我的工作性质就只有在公司里。”因为她的工作涉及着商业机密,带不离公司之外的地方。

没说什么,樱井翔只是对她笑了笑,“下班了,早点回去吧,待会儿见。”

四个字,秀眉微拢。但这个思绪没扰乱她多久,手机的响动和屏幕上的名字,才是最牵扯她心绪的。

“想我没?你别来接我了,等下见吧。”

挂上电话,从公司出来驱车来到六本木一家两层商铺前,落地窗能让路人看清里面的整体布局,墙上错落的挂着画,简单的摆设却突显着不一样的艺术气息。

店里一男人看到门前停下的轿车,笑着走到门前等候着车上的人。

下车上前双手环上男人的颈后,“想你了,NINO”在老公唇上印上一吻。

“累吗?回家吧,给你做好吃的。”用手顺了顺妻子因为风吹而乱了的短发,“绯雵,头发又长了点。”

伸手摸了摸短发,“哦,是吗?要留长点吗?”

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与二宫和也结婚一年了,只要是有关于她的,他都比她来的清楚。

“老师,有位先生买下了老师的‘烟’说想让老师亲自题个字。”画廊的工作人员来到两人面前。

“好的。”旋即转向绯雵,“绯雵,你先在车上等我,我等下就来。”

“我陪你进去吧,我也想看看是谁买下了我最爱的这幅画。”那是当年两人在法国一座无名山上他为她所描的一副烟霞。

两人来到厅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直背对着她们,看着店里唯一一幅NINO画她的彩画。走上前。“先生,您好,我是二宫和也。”

男人转身,“我身后的这幅画二宫先生要多少钱才会卖?”

“不好意思,这是非卖品,因为画上的是我妻子。”

“哦,是吗?”这次说话的是一个从阴影处走出来的男人,他的视线一直都锁着绯雵,“绯雵,没想到下班后没多久我们又见面了。”

挽着二宫的手紧了紧,扯出一抹笑,“是啊,樱井社长。”

∑∑∑

日城边城

坞族,距离日城有500公里的最大的部族,也是日城与其他城唯一相连的主要交界枢纽,通常日城与坞族都各不干涉,只是在商业交往上比较密切,日城主要提供丝绸布料、茶叶等轻纺商品,而坞族提供武器、香料。一族一城,繁荣昌盛。

“族长,据回族的商人口中得知,流族已进扎日城一个月,至今未有动身离开之意,我想,流族有意在日城驻守。”坞族主帐内一粗狂的壮士禀报道。

一直坐在檀木桌前的男人搁下手中羊皮做成的地图,抬头看向站在桌前不远的人,冷酷的表情出现了些微表情变化,“流族居然放弃世代沿承的游牧生活而选择停驻日城,想必他们族长有十足的把握能继续繁荣日城,甚至扩张日城的范围,不然不会贸贸然的停驻。”

“但是这一个月以来,他们的族长,新日城城主倒是毫无动静,只是守卫外围城楼的侍卫全都加固了人手,和入城贩商交易的外城人比以往要森严,至于其他部族和其他城也没任何动静。”

“整个中原外的部族和边城都不敢贸然与流族发生冲突,不单只是因为流族善智善勇,更是由于流族的集体团队意识很强,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其他族与边城是不会轻举妄动。”

“但是,族长,日城这样一换主,会不会影响我们的扩展计划。”一直以来,坞族都有意充大势力,希望能成为最大的边缘部落,虽然与各城的冲突不大,但毕竟一城换主,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更何况这个新主还是曾经的游牧部族。

“既然流族已有意驻城,那么我们族与他们流族的冲突也已经不在,不过,我想,还能利用这一机会,让我们的兵力更为强大。”男人修长的手拿起桌上已经搁凉的茶,喝了一口。

“族长,你的意思是?”粗狂的男人看着坐在桌前那人坚毅俊帅的脸上浮起一抹深意的笑,大概猜出个所以。

“你下午派人到日城,顺便带上坞香。”

坞香,只有坞族才能制研出的独有香料,味道清幽淡雅,提神安宁,一袋小香袋能用上一年,而且它所炼研磨出的粉末能疗伤、愈合伤口的用处,而且涂抹后不用一天就能愈口。对于他们这些边城和部落来说,是最好不过之物。可是它却不会流外,所以才显它的珍贵之处,一般想要得到坞香,必以同等价值的物品相抵,而现今能无条件得到坞香的也只有姜城,因为姜城城主之女是坞族族长崔胜贤的妻子。

“是,族长。”

此时,一直垂放的厚重门帘由纤细嫩白的手微微掀起,女子五官柔美,部族游牧的生活未曾在细致的皮肤上留下划痕,而更显水亮剔透,此时女子微笑的单手托着托盘走进帐内。

“没打扰到你们商讨正事吧。”把手上托盘上的香茶放在桌上,然后把托盘上的小点心一一放下,看向坐着的男人,询问着。

男人冷酷的表情因为妻子的出现微露柔情,“没有。”旋即转向部下,“治尔,你先下去吧,记得把刚我说的一切都置办妥善。”

待部下退出帐内,把妻子抱上大腿安坐好后,继续刚刚看到一半的羊皮地图,期间也只是稍微分神吃着妻子递上的点心或是香茶。

一炷香过后,女子纤细的指轻轻点了点羊皮地图上位于坞族东北部的一个部落,“贤,是这边吗?”

抬头看了眼专心看着手中地图的妻子的侧脸,烛火闪烁的光把妻子柔美的侧脸晕黄得更是精美,大掌抚上妻子细嫩的脸颊,“佑琳,你知道,扩张坞族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职责。”

手离开地图,握着圈在腰际上的手,男人麦色肤色与自己的嫩白形成强烈的对比,他代表着一切势力、权利的象征,而她是他的悉心呵护,但是在更大的权利下,他终究还是会放下她,因为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而她也只能选择站在他的身后。

“我明白,这个爹爹帮不了你。”

“当年迎娶你,不是因为姜城的势力,这个你应该很清楚。”

五年的专情,五年的专宠和五年的独一呵护,她应该知足,对于他们这些边城与边族来说,城主或族长必定会有几个女人,她的父亲就迎娶了7个妻子,而她也知道,他的父亲也迎娶了4个女人,而独宠一直都是他们这些边城或是边族的女人的奢望,而她能拥有五年,足够了。

“贤,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一次,两人也不再说话,崔胜贤只是圈着怀中的人,其实娶姜佑琳时他就已经知道,他不可能给她唯一,因为他不是一个会为了爱情而放弃扩充坞族势力的男人,为了能成为最大的边缘部落,他需要更多的外在势力,而这些,族长夫人只此一人是不可能成立。爱,他能全部给她,但是,除了爱之外,他给不了她全部。

∑∑∑

日城

今天的日城异常寒冷,还未入冬,街道上的人都已经穿上了厚重的大衣,而且灰朦的天空上还连续飘洒着细雨,给这寒天更是添加了一丝湿意,打在脸上的细雨刺骨入心。街道上的商贩也因为这样的天气而减少了不少,只是稀稀落落的几个商贩间隔的撑起一把小伞散落在街道两旁。

官道上的行人也只撑着伞快步的行走着,都赶着回家躲避这个突如的寒冷。匆忙擦肩而过的行人难免会发生些许的碰撞。所以此时,官道上就有一男两女由于碰撞而停在大道中争论。

“喂,你撞到人了。”一女子拉着身旁看似斯文的男人。伸手扶起被撞倒在地上的另一女子。

“呃……是……是……没……”斯文男人被拉着自己衣袖女子的美貌而惊艳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能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

“是没什么,你大舌头还是哑巴,道歉。”水漾的美目怒瞪眼前有点迫窘的男人,对于男人眼中的爱慕见怪不怪。这种男人,永远只会用眼睛呼吸、下半身思维的低等动物。

被撞下地的女子用手拍拭着因为沾了地上略带湿漉的水而变得斑斑点点的纱裙,秀美的柳眉微拢,抬头看着身旁女子的盛气,“算了。”

其实这样天气下的碰撞都是很难免的,但是她就是特别讨厌这种男人,明知自己是理亏的那方,却想要蒙混过去,毫无担待,如果当下他道歉,她不会如此的盛气凌人。“道歉。”美目冷冷的扫了一眼男人,再次说道。

“对不起。”说完,斯文男人挣脱了女子的禁锢,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当下女子惊艳的美貌已经不是他关心的问题。

“哼,这种男人,真如中原人所说的,斯文败类。”

“算了,绯雵,回去吧,衣服湿了怪难受。”

“嗯,太冷了,我也没心情再逛下去,唉,真想念坐在马上奔驰的日子,都不知道叔叔为何偏要选择日城这个有名的水都之城。”

“当天如果不是哥哥坚持要停驻日城,我想那个旧的城主之子今天也不可能成为你大小姐的俘虏吧。”

“未晞,此话差矣,他可不是俘虏,他可是光明正大站在我身旁的男人。

两人闲聊中已经回到日城的宫殿,而此时站在宫殿前殿的男人正是朝日未晞口中的俘虏、镜月绯雵口中的男人——松本润。只是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疏离,两人的对话对他毫无影响。

经过松本润身旁,偏头看向绯雵,“真不明白,这样的男人,到底吸引力何在。”

“如果你知道他的吸引力在哪,他就是你看中的男人而不是我看中的男人。”

“哈哈哈,行,不与你讨论这个毫无实质性的问题,我先回房换身衣服,昨天哥哥让我今天下午去找他。”

后殿,是日城宫殿专门为城主和其妻儿家眷居住的地方,后殿分东南西北四个厢,东厢是城主的主楼,南西北厢只是分别按照顺序而居住着城主的妻儿和家眷。而新的一代城主尚未娶妻,所以妹妹朝日未晞和侄女镜月绯雵也同样居住在东厢,其他的南西北厢都分别安排给流族其他族民。

朝日未晞的房舍只与堺雅人的房舍隔了一亭台一流水桥。梳洗换衣后,朝日未晞来到哥哥房前,他们是游牧部族,所以没有城内统领者那么多规章,哥哥也没有专门为了整理城内大小事而需要到前殿商讨政事,所以一般哥哥办理事情也只是在自己的书房内。

以往,主帐内只有哥哥一人,最多就是帐外有守卫站岗,但是,如今,哥哥身边却多了一侍婢,唯一一个哥哥强制留在身边的女子,前日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有栖川家的独女,有栖川瑶。

“哥哥,找我有事?”今天的书房内,除了哥哥堺雅人、有栖川瑶之外,还有第三人在,而那个第三人不是别人,而是今天在大街上撞到她的那个斯文男人。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8 am

第四章

∑∑∑

“清夏,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你下个星期就来电视台上班吧。”

“好的,伊藤叔叔,那么麻烦你了。”

电视台台长伊藤顺是外公当年与妈妈来日本游玩时遇到的,爷爷和伊藤顺一见如故,虽然两人年龄差距大,但是却有非一般的情意,最主要的是伊藤顺是外公属意的女婿人选,虽然最后妈妈还是选了做翻译的爸爸,但是一直都尊敬爷爷的伊藤顺,在听到她回日本,二话不说的盛邀读传媒学的她到电视台担任日美主播。

“不麻烦,这一个星期你们就先习惯日本,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就行。”

电梯也在这时打开,电梯内的男人在看到伊藤顺后,礼貌的上前与伊藤顺握手,“伊藤台长,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托您的福,很好,山下社长是与副台长有约吧,他正在会议室等你。”

“伊藤叔叔,你有客人,我们就不打搅了。”说完与一直陪同在身旁的锦户亮走进电梯内。

“好的,代我向你外公问声好。”

电梯门缓缓关上时,刚走出电梯内的山下智久与走近电梯内的锦户亮视线对上,一股莫名的敌对在两人心中悠然而起。

已经走远的伊藤台长回头看了眼没跟上的山下智久,“山下社长,你还需要等人吗?”

“哦,没有,不好意思,我们走吧。”

今天连续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牵动他前所未有的怒气,甚至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可能前段时间忙着日昇欧美上市的事情,精神状态过于紧绷的缘故,当会议室的大门打开,把一切过于怪异的情绪都抛至脑后,在忙完这段时间,他是该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休息。

“亮,怎么了?”疑惑的问着一直盯着电梯门看的锦户亮,站在身旁的自己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的那一股莫名的怒意。

浅未清夏的叫唤,收回一时失神的心绪,“没事。”

虽然很疑惑他是不是与刚刚走出电梯的男人有过交集,但是他的私事她一般很少过问,也没多说,“没事就好。”

“今天就先回酒店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好好去逛逛日本。”

“嗯。”

叮……

电梯到达一层,而打开的电梯门外,一女子专注的盯着打开的门,当他们两人出现在她视线时,水亮的大眼中浮现一抹显而易见的笑。

女子上前,“你好,你是浅未清夏吧,我是明杂志的记者有栖川瑶,不知浅未小姐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帮我做一个专访。”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任何媒体的访问。”礼貌性的与自称是有栖川瑶的女子微微点头,拒绝道。

“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给我5分钟就行。”跟上从身旁走过的浅未清夏,不懈的说。

“小姐,不好意思,清夏这次回日本只是以一个日本公民的身份,请你不要打扰到她。”锦户亮转身挡开她与清夏。

锦户亮的突然转身,让意料不到的她来不及停下,撞上他。属于男性的体温,过多的陌生感中隐藏这一丝熟悉,只是这一丝熟悉,令她莫名的发颤,眼眶不知为何燥热,一滴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制止不住,待她回神,已泪流满面。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1:39 am

啧啧,终于不阉割了,我实在是太欣慰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2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四 二月 02, 2012 2:25 pm

我只是上班路过而已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sdnow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2-04-04

帖子主题: 回复: 《伤城》——殇战姐妹篇   周一 六月 04, 2012 11:09 am

在崔胜贤这三个字没出现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姓金,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伤城》——殇战姐妹篇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