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向下 
作者留言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三 六月 25, 2014 4:52 pm

这篇主Black和Alvin,稍微交代下历史,应该不会太长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三 六月 25, 2014 4:52 pm

如果你也听说

【夜把心洋葱般剥落,拿掉防卫剩下什么
为什么脆弱时候,想你更多】

Black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酒吧楼上对外销售的高层公寓,他费劲周折买下了顶楼。

没有任何人知道那是他的空间,所以他可以一个人在那个地方安全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尽管那只有很简单的一种方式,夜深人静悄悄打开门,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全透明的花房里,肆无忌惮的回忆过去。眺望脚下灯红酒绿的东京城,看着看不清的车水马龙和来来去去的男男女女,任凭自己不被任何外界条件的去思念一个人。

有时候越是拼命去回想过往的每一个细节,回忆里的东西就越发显得不真实。甚至让人觉得,那一切究竟是发生过的,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他臆想出来的。

Black有时候会想,要是一开始遇不到他就好了。

可是生活这个游戏给他的选择题从一开始给他的选项,就不是是不是选择要遇到。

而是遇到了,是这辈子人和心都生死相依,还是心给他,人远离。

他只有这一道选择题,偏偏选择权都不在他自己。

“Black,要知道,我们都不是孤身一人而已。”那个人离开之前对他私底下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不是等我回来,也不是你要好好过。

情欲之前,责任为先。


Black遇到Alvin之前,是以一个循规蹈矩的家族继承人标准模板存活的,比起佐藤悠真的短期偏离去玩了一票乐队的活儿,Black是没有过半分不在轨道上行进的。

甚至乖巧的让他祖父觉得,太一这孩子,以后最多是秉承家业,没法扩张。

对了,在认识Alvin之前,Black只是黑崎太一。黑崎家单传的独苗,全家人寄予厚望的唯一继承人。

所以有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别无选择。


那么一开始从何追溯?

高中,初秋,蝉鸣暂歇。黑崎太一拿着一张竞赛参赛证,思考着比赛之前能不能加个塞去参加一次钢琴演出时,被同校的远房表姐从教室里拽了出去。

“太一太一,你是柔道社的对不对?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记忆中故事是从这句话开始的,都因为表姐这句话,他感觉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从那时候开始,他的世界就开始逐寸的沦陷,颠覆。一直到一个人的倒影进来了,站定了,世界因为他的倒影而变成了一个正的模样。

颠覆在外人眼中,摆正在他自己心底。

表姐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找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其实,毕竟时隔多年。而Black去给这个爱惹事的表姐收拾人也不是头回,当时他觉得,这只是日常常见的画面,习以为常,不足为奇。

一直到他稀里糊涂的换了衣服,站在了一个个头比原本就高出同龄人不少的自己面前时,看着那个人理了理腰间的黑色腰带,对他轻轻说了一句,“我给过你机会走,是你自己要自投罗网。”

表姐那句话,像是电影灯光一暗就开演的序曲,而这句你自己要自投罗网,却像电影的正式拉开序幕。

“我当时如果没坚持在那给表姐出头呢?”

“我看中的猎物,没有逃过的。”

后来二人曾有过这样的对话,时隔这么久再想起,Black很想问问他。

从头到尾,我都只是自投罗网的你的猎物而已?

还是我们真的,都无权决定,无从选择。


两个斗得两败俱伤的男生双双躺在软垫上,才交换了姓名。

“Alvin。记住,我的名字。”

“我叫黑崎太一。”

“太长了,真麻烦,不如就叫你Black好了。”

从此Black的自由身有了名字,又或者可以说,他第一次有了自由身。

有了黑崎家继承人以外的,完全属于自己的想法和意志的自由身。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Black的履历一点点发生了变化,比原本黑崎家给他的要求更加漂亮,先是被挖到了剑道社,几经培训拿到了名次;接着加入了交响乐团,学会了新的乐器并且学会了如何担任指挥,能准确从同时演奏的数种乐器中准确把握到不在状态的不和谐音;再然后各科竞赛全面开花,保送指日可待。

一切都很和谐美好,只有Black自己知道不对劲。

他并非本意要做这些,他也不曾排斥。他只是在靠近着一个人的行为举动。

Alvin说,你太弱了,来剑道社,我教你当强者。

可他拿到两个一本战胜Alvin的时候,对方只是微微一笑,说,小孩子心性,争强好胜,剑道上可不提倡。

Alvin说,我是乐团的小提琴首席,你只会弹钢琴,进来也没用,倒不如学点别的?

于是Black学了萨克斯和长笛,觉得都没意思,又学了指挥。Alvin说,别看你用指挥棒点着我,用什么心情来演奏,还是我自己决定。

Alvin说,课本太浅真无聊,不如竞赛有真实感。

Black通宵达旦的复习准备所向披靡,成为全校师生心中的学神之后,Alvin只问了一句话。

他问,“Black,为什么,我随口一句话,你就要做到极致呢?”

这次倒把难题都难不倒的Black给问住了,他说,“你容我想想。”

这一想还没几天,就传来了Alvin被庆应义塾录取的消息。

还偏偏,就是在Black拿到了东大预录取之后的第二天。

Black跑去找Alvin,想给他一个回答,却看到他之后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咦,学弟你来啦。也是来表示祝贺的吗?”Alvin却好像完全没把他自己提出的问题放在心上,而一句学弟,更是让Black困惑不堪。

“秋山冥,森井老师找你呢!”突然过来一个同学,叫走了Alvin。

Black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看着Alvin冲他挥挥手,去了老师那边。

差点忘了。Alvin也有一个姓氏,他姓秋山。比起黑崎、佐藤两家世代富贵,秋山家族也是庞大,两代前曾家道中落,如今平平,但到底经营多年,政商两边都有人在,不容小觑。

他想必也是家族使命?Black这样转念一想便也释然了。

可回家之后迎接他的是一次好几张美国飘扬过来的录取通知书。

父亲说,你若想去,挑最好的,我们也不会阻止。于是后来Black就出现在了美国,为了打发闲暇时光带了个学生教教钢琴,然后也把自己学生搅和到了他和Alvin之间。

他后来曾经问过Alvin,为什么当时要做出那样的选择。

去了庆应义塾可以说是家里要求,可默认他去了美国,他也从不加阻拦。

“黑崎家就你一个,你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可秋山家不是,你生而为王,而我若要得到,须得争抢。你并不明白此道,所以出去对你更好。”越洋电话那头,Alvin说的是语重心长,“Black,我如何待你,你心知肚明。我需要你弄清楚,自己本心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Black当时并不是很能理解Alvin的话。

“我希望你明白,你做出任何选择和决定,都是你自己选的,跟别人,毫不相干。”Alvin说完就挂了电话,似乎是表示对Black悟性全无的不满。

又或许,Alvin其实压根就很清楚Black在装傻,想逼他去面对罢了。

可是当时太年轻,太犹疑,太怯懦,太无知。

若是早一天敢面对现实,是不是就多一天的相聚。

Black事后也曾无数次的这样想过。当时的自己把眼神和心意都藏在了厚厚的眼镜底下,一直到他唯一的学生浅未清夏一把拽下他的眼镜跟他撒泼,“老师,这么好看的眼睛,干嘛老藏着掖着不示人,又不是见不得人。”

是啊,又不是见不得人。再说,一切都还只是开始。

Black一通电话打回了日本,可是手机总在服务区外。浑浑噩噩过了一晚,第二天就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Alvin如是说。

Black有些头疼的扶额,“难得你来了,咱能不打哑谜么。”

话音未落,下一秒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

“你让我等得有点久,我怕会等到我耐心全无,就先来了。”Alvin的声音依旧是大提琴一般悦耳迷人,“开机看到你的来电,我知道我没来错。”

“不打哑谜用得着这么直接么……”Black感觉自己一下有些接受无力,虽然无从抗拒。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三 六月 25, 2014 4:57 pm

秋山先生,求抱抱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三 六月 25, 2014 5:04 pm

先马克一下,壕说还没开虐,我得先强化一下我那弱小的心灵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四 六月 26, 2014 6:06 pm

那一年在美国的时光,是Black人生中最愉快的记忆。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他甚至一度都不想回国,就这样和Alvin两个人在美国,虽然并未住在一起,平时也是各过各的生活。但定期能见到,又或者说,想见了,就能见到。

因为回日本之后,这样的机会就大大减少了。Alvin只是过去交流的,一年之后便不得已回日本继续学业。虽是不得已,Alvin和他来时一样,不动声色的来,镇定自若的离开。

他走之前该教给Black的,Black已经学得有模有样了。

浅未清夏是唯一一个见证了Black逐步改变的局外人。用她的旁观者角度来看,是“一只野生饿狼教一只在动物园长大的狮子,什么才是真正的丛林法则。”

而其实Alvin所做的,只是一开始对Black说了一段话。

他说,“Black,我们要站在一起,不是黑崎和秋山,而是Black和Alvin。目前为止,抛开那个姓氏,你还不足以与我并肩。”

谈不上幡然醒悟,只是茅塞顿开。

忽然有了方向,也忽然有了启明灯。Black开始了比以前更累的生活,也是比以前更有盼头的生活。

Black学着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最明显的改变,就是不再回避自己斜挑上扬的双眸模样,开始学着用外表迷惑人心。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不得不说这点效果斐然。

很多事情,钱权是显著因素乃至决定因素,可还有很多隐性诱导因素和促进因素。Alvin深谙此道,才会中学时从一个大家族排行老三的儿子的续弦的次子身份,被本家家主,他的爷爷,亲自接到了本家抚养,进入了最好的贵族学校,然后遇到了Black。

Black很清楚有的东西不是两个家族所能容忍的。而也有很多东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Alvin也很坦诚的对他说,他是他早已规划好的人生里一个彻头彻尾的意外,改变原定轨迹的意外。

Black心知肚明,以Alvin的风格,他原定的计划肯定是学成毕业娶一个对他的事业最有帮助的妻子,家世显赫、各方面优秀的那种。Black也很坦然的跟他说,“你也可以按照你原定路线走,我并不想影响你。”

Alvin嘲讽的笑了笑,骂他,“懦夫,已经影响了,还想逃避什么?”

“我没想逃避,我只想你走更好的路。”Black矢口否认,他做得到的最善良的举动,就是试图把Alvin推开。

Alvin笑意里的嘲讽更加明显了,“Black,你要学的还多得很。我的法则是——从来只有我想不想要,没有我得不到。”

这是Alvin回日本给Black留下的一句话。从此二人再无朝夕相对的日日夜夜,却在彼此心底扎根,根深蒂固,盘踞在心里的每一寸土壤。

哪怕这是从开始就注定不得善终的感情,哪怕家人朋友没有人会赞同他们在一起。

“Black,你记得,我没有底线,但我有原则。认定的东西,不管什么代价我也要抓住了。”

Black知道他言下之意是认定了自己。

可他并不知道,Alvin为了他,到底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

他所知道的只是,后来的后来,一直被严格监管的Alvin还是被秋山家发现了蛛丝马迹,声称与Black断绝往来,远赴欧洲。

Alvin离开东京的时候形销骨立,是被家里折磨的。送机的人,倒是很神奇的,只有一个他在美国时一直不拿正眼看待的清夏。

“说你喜欢Black吧,又完全感觉不到是爱情。说你不喜欢他吧,偏又对他那么好。”Alvin临走之前还嘴硬,“这会儿还来送我,真不知你在想什么。”

“秋山叔叔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和老师又不能结婚,你俩谁娶我都合适,我嫁给你们谁都自由。”清夏说的若无其事。她向来都在事情允许范围内找到对自己最好的解决办法。

Alvin有点想扶额了,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就在打着一对Gay的主意策划自己的形婚真的不是怪胎么。好像一直以来只当她是个音乐狂人的看法是错误的?不由得自嘲一笑,这小女孩真没说错,枉他向来自诩会识人,结果连个小女孩都看走眼。“可惜你不是男孩。”

“你应该庆幸我是女孩。”清夏毫不客气地又给Alvin小添一堵。“好了,进去吧,我俩没啥可依依惜别的。Black也没啥需要你担心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Alvin有些不甘心,他难以想象这小女孩心善至此,愿意帮他和Black掩护还愿意给他传消息。

清夏真是差点想翻白眼,“黄油曲奇饼干!没了!”说完扭头就走,不去看背后Alvin已经扭曲的面孔。

Alvin也无语问苍天了,日本啥没有,还得他大老远给她邮寄饼干?难道丹麦的真的更好吃不成?

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Black没有收到过Alvin的半点消息,他玩遍了美国,回日本不肯接手家族承传的事业,转而一个人开了家酒吧Mislead。

黑崎家反对无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折腾,由着他小打小闹,想着这唯一的继承人早晚会想通。

Alvin在欧洲,仿佛人间蒸发,Black也不去探寻。Alvin执意要和他断联系并不难,只是要停止思念,还得Black自己说了算。

不过唯一的安慰是他并没有被所有人遗忘,好徒儿清夏总是不忘给他寄饼干。频繁到有段时间他看到丹麦蓝罐曲奇就想吐。

可也是那些饼干陪着他一个人度过了无数难眠之夜。说来好像很没艺术感,人家都是点支烟,他是一盒一盒的饼干。

一直到有一天他觉得自己的腰粗了,便邮件清夏,说饼干吃够了。

清夏很听话的没有再寄过。很是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来她带来了Mirage,还逼着Black在二楼给了她一间小屋子。

Black被缠的没办法就给了。清夏关门捣鼓了一天,说是布置。后来布置完,却把钥匙又给了Black,说有礼物给他。

Black一进屋子就看到满面墙的明信片,都是一排排牵线吊着夹子夹得很整齐,正面反面在他推门而入带入风时还会飘动。

所以他才注意到了背面不一样的细节。

收信人都是清夏,但是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而所有的明信片,无一例外,都没有把邮票贴在该贴的位置上,而原本该贴邮票的地方,被满满当当的涂满了黑色。

Black感觉自己的心也一下子被填得满满当当。那些来自欧洲各个地区小城镇来的明信片,都在告诉他。

谁都没有忘记。谁都没打算放手。

哪怕,不需要联系,也没有交流。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四 六月 26, 2014 6:14 pm

black你个小妖精!单挑!嗷!别以为骗我眼泪我就不摸了!腰!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五 六月 27, 2014 5:12 pm



Black原本以为自己和Alvin也就这样,像两条不再会相逢的平行线一样,各走各的路,一个远远地距离。后来发现不是,他们是交叉线,相遇过,交汇过,然后才是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平行线至少是远远相伴,但距离一直不会变。不像他们,太多的时间花在各自回忆和念想上,看不到希望,也不至于绝望。

早在一开始,谁心里不清楚,他们没法在一起?

从美国回来之后Black的生活很是安静了一段时间,一直到清夏带着她的乐队Mirage和一大群闺蜜鸡飞狗跳的没给他任何选择权的插足他的生活,沉寂孤单冷清的岁月才被打破。

孤单的太久了,对热闹和陪伴,不是不怀念的。

但是很多东西不能对外说,说了也是矫情。Black习惯于抱着一颗看客的心,在一边看着她们这群娱乐圈里的妖孽在各色人中游走,寻觅,不得安生,自己的心依旧好好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上。

原来,坚持从来就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酒吧里往来那么多人,Mislead的店长Mr.Black绝代风华,是圈子里公认的。取向成谜,单身至今,无数男的女的出于各种目的靠近他倒贴他的早就数不清,脸都没法记得了。Black依旧无动于衷。

过去的朋友也逐步离开,毕竟他脱开了黑崎家的圈子,安心当着自己的Black,很多人会离开他,是可以预见的。何况,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家人瞒得再好,总有人得到一点风声,只是还好算是控制住了没传开,影响算不上大。

“你有没有想过再找别人?”清夏如是问。“一个人也这么久了,他最近也久无音讯,其实也说不定有别人了呢。”

Black笑了笑,“你现在是没玩够,也许以后你会遇到一个人,你不会因为他而收心,而是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把你的心取走,以后生杀宰割,都由他不由你。至于他如何,那是他的自由。”

彼时的清夏也确实年轻,喜欢谁都想烟花,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压根没法理解Black说的那种情感,只觉得真是逼格太高无法企及,出于尊师重道才忍住没有翻白眼。

镜月緋雵却说,我懂你。

Black给緋雵上了一杯透明的酒,干净之际的颜色,味道却浓烈奇特,不难喝,但真的很奇特。Black说是Mislead秘而不宣的店长特供酒,整个店里,除了他没人喝过。

緋雵没有受宠若惊的表情,接过去试了是味道,便把一Shot一饮而尽。看得Black直呼知音。

“这酒就该这样喝,你是懂的人。”

“其实我并非懂这酒,我懂的只是求醉的心,求解脱的欲望。” 緋雵说完就眯了眯眼,显露出些许醉态。“多深的情感,就只有多深度数的酒才能解脱了。”

“要什么解脱呢?拥有何尝不是一种难得的幸福。”Black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緋雵把自己的杯子反扣到桌上,度数太高,恐伤了嗓子也不合适,“没有幸或不幸,只是遇到了,真的很难得。”

Black点头称是,眼神落到了在做乐队演出准备,正和李正信打打闹闹的清夏,“她若真遇不到,或许更好。”

緋雵这次摇头否认了,“她遇到了我俩还能袖手旁观么?我俩介入了还能让她失望么?”说完扛不住酒劲,昏昏沉沉的趴在了桌上,Black无奈的跟着摇摇头,脱下外套轻轻搭在了緋雵肩上。这姑娘,一来他这就毫无当爱豆的自觉了。

但是她对于清夏的爱护,不难理解为什么清夏这种没啥良心的小姑娘后来会为了她与家里抗争,长期留在娱乐圈。

要说没良心,其实清夏和Alvin倒是师承一脉,极其相似。又或者说,他们遵循丛林法则的人都是如此。

——“只有我想不想要,没有我得不到。”

Black觉得自己大概是Alvin人生中唯一一个不算得到了的。也算他得到了唯一一个不会失去的。

“你有没有想过,Alvin也许不会回来了。”清夏这样问。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Alvin回来了。”这是樱井翔问的,Alvin在庆应义塾的学弟。

Black没有开口说,Alvin回不回来的各种可能,他都设想过千百次。可是最好的可能,是永远不会实现的,而最坏的可能,是他永远都不想去面对的。事实上,回与回不来,都尚未到验证的时间,所以就算他想来想去,若现实到来那天与想法相悖,其实都是妄想。

不可能不想,只是也不能去当真罢了。Alvin是个聪明人,他唯一的不理智是把心给了不该给的人。又或许,他只是找错了该给的人。

“他回不回来,反正我都在原地。”这是Black心底的答案。

Mirage被他赶到Yesterday去演出之后,Mislead的生意也不算萧条,反正人来人往的拥挤人潮,他既不喜欢也与他无关。至于赚钱,Mislead赚到的那一些早被他拿去投资其他产业翻了几番,倒也是黑崎家对他至今不肯回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但是爷爷总会打电话给他,说年纪也不小了,他爸也很辛苦,叫他回家,结婚继承。

结婚在他看来是件很可笑也很无奈的事,毕竟他没法跟Alvin结婚,可他也没法不给家里一个交代。于是他和也开始被家里催着相亲的清夏协商好,先达成一致对付着家里。走一步是一步。

对他们二人而言,没有什么事儿是可以走一步是一步的,凡事都要算计好,每一步都有计划。唯有这个例外。

除却大年龄差距,两边的家庭都算是满意并且默许了。一个是早年有黑历史,一个是混迹娱乐圈,都不算是圈子里的根正苗红了,有个门当户对至此的,也不算差。

Black问过清夏,“如果真这样下去,以后结婚了,你甘心么。”

他清楚地看到一惯显得无忧无虑的清夏眼中闪过一丝灰败,那是从来都顺风顺水的她本不该有的神情。

“还能有什么不甘心呢?”清夏的笑容几乎可以称得上透明,因为一点真实含义都没有。

她是什么时候遭遇了挫折的?Black心中没有答案,只是应该那个人不是Rose,也不是横山裕,至于是谁,只能感慨小姑娘也长大了,有秘密了,保密工作还特好。

也证实了另一点,人生在世,谁能没几个伤心事。

谁没爱过一个最后没有结果的人。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五 六月 27, 2014 7:44 pm

那个人明显就是我嘛,这样我们四个还是型婚好了
我没事摸我家清夏腰,不要alvin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五 六月 27, 2014 7:45 pm

ps我才没觉得black有点帅,哼!情敌!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一 六月 30, 2014 5:56 pm

爱情在生命中占据多少的分量?答案显然是因人而异的。对于Black而言,分量从无足轻重到举足轻重,都是因为Alvin的出现。

有你在,我不想看别人;你不在,我看不到任何人。

Black帮清夏填过的唯一一首词里面这么写过。写成之后清夏在编曲的时候直接改高了一个八度,导致她和緋雵俩人在Live时从来不敢唱这首歌。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得原因是,谁都不能保证,那一句唱起来,就算没破音,也难保不会带上哭腔。

Black很羡慕爱完一个,转身又能投入别人怀抱的人。人以群分,他周围的人没一个如此,但却似乎看起来都比他要过的开心。

郁郁寡欢不是一种合适的生活状态,但是想改也轻易改不掉。

緋雵除了那一次喝酒,其余时候看起来都很神采奕奕,至少不会显得落寞寂寥,当然也跟她周围从来不缺人分不开关系;清夏更不用说,一般看上去都是没心没肺,;小瑶和未晞,一个从来无愧于她的标准治愈系笑容,另一个更是一看就是没脾气也没困惑的知心姐姐。

请问大家都是如何排解情绪的呢?Black摇了摇酒杯,想想自己人前的模样,好像也不曾失态泄露过多少。

只是自己内心比外人清楚,Alvin在的时候和不在的时候,他是两种生活状态。

向阳植物见不到阳光,如何成长,如何开放。

自从Black和清夏各自跟家里透露了苗头,并且定期会见面开始,黑崎家和秋山家对于Alvin的联手封锁似乎开始解禁。清夏隐约提到过,秋山家势力复杂,Alvin完全与这边失联,仿佛被驱逐出人境,并不是完全因为Black的事。

Alvin少年天才,年轻气盛时到底恃才傲物。加上他们的贵族中学学风便是,好背景、好头脑,你就可以足够嚣张。

Alvin是他们那届的翘楚自不用说,顺带带出来了晚一届的Black,到了悠真和清夏的时候,前三年后三年都没足够出色的人才,悠真结结实实出尽了风头。

少不了惹人眼红。就看自己惹出来的事儿,有没有足够的本事善后。

Alvin羽翼未丰,又遇着人生第一劫难Black ,坠落不完全是意料之外。

Black思前想后,卖掉了Mislead前不久刚开的分店。而总店,直接关门大吉。回到黑崎家,开始接受家族的使命。

是不是要到我足够与你并肩,你才会回来我身边。

又是清清淡淡不痛不痒的两年。但却又开始有了期待。哪怕心里很清楚,他回来又能怎样,改不掉的永远不会变,克服不了的也不可能突然跨越过去。

我们也许只是可以相见了。

又也许只能在同一个国度各自生活,又能有多大的区别。

可是所有人都在为了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改变付出巨大的努力。清夏、緋雵、悠真,这三个人什么都没对Black提过,但一直在默默的用着自己的办法去行动。连带着樱井翔都偶尔会来他这坐坐,泄漏一点口风什么的。

有一次Black和清夏明目张胆的出去“约会”,坐在顶楼的餐厅俯瞰楼下的芸芸众生,其实两个人都没胃口,但都扮演着很恬淡的微笑着的一对情侣的角色,从不轻易出戏。

看着清夏始终如一的清澈双眸,Black忍不住问她,“为什么呢?”

虽然是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从以前的师生到现在的战友,默契到底也培养了出来,清夏垂了垂眼,微笑稍敛,“因为大家都想看看追着希望,是不是可以看到最后的光芒。”

Black有点笑不出来了。原来一群人中,竟是自己还有这那点渺茫的希望。而他们却都是抱着绝望的心态在生活着。

而那一星半点所谓的希望,不过是Alvin重新被家族认可,同意回归国土而已。

乍一看多廉价。

可背后有深深的代价。

月斓是緋雵的心血。清夏在设计这一块一向都是没什么细胞的,估计这一块的脑子全让位给了音乐,所以说是靖花水月的品牌,但大部分都是緋雵动的脑筋。

所以清夏坚决拒绝了用二人名字合起来命名的提议,她说若是问她的意见,她觉得月斓好听,中文也好看。

都以为斓是岚的中文谐音,有这一层的因素在,但并非仅仅如此而已。緋雵对Black说,斓字在中文里,表示灿烂的光彩。

月光如练,本是孤清的光芒,清夏偏不依不挠指望着它色彩斑斓。她用中文喊緋雵时,从来都是喊,月月。

“她希望我们都开心,我又何尝不是。Black,‘月斓’会是我们的转折点,主打的宣传语,就是‘Surprise Everybody’。”

Black只是笑着摇摇头,她们有了新的方向和目标固然是好的,只是和自己有多大关系,真的谈不上。自己为了她们开心是必然,可并不直接相关。

一直到他因为黑崎家的事情耽搁了没能参加品牌发布会和緋雵的生日会,事后娱乐头条看到的,铺天盖地的Alvin抬起緋雵的手轻轻印上一吻的照片。

从来没和别人一起过过生日,忙起来,那个人又不在,差点忘了那天也是自己的生日。

心中一点芥蒂都没有,满心都是温暖,不仅仅因为那个归来的人。更因为緋雵的那句“Surprise Everybody”。

这真的是个Super big surprise。

却突然心里又觉得空落落的。一直以来为之努力的目标实现了,可是下一步要怎么走呢?一时没了答案。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周一 六月 30, 2014 9:14 pm

我说,black和alvin赶紧在一起吧,去意大利领证吧。。相亲相爱有木有。不在一起天打雷劈有木有。。。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新 坑 】 《 如果你也听说 》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