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新 坑】临•叹调

向下 
作者留言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八月 11, 2014 1:58 am

新坑?怎么可能,最多就是老坑重来。人设就没有了,小豆腐干倒有一片,废话不啰嗦了,困啊,发完好碎七。。
l来,上茶,瓜子备上。

and。好吧,估计改了名大家都瞬间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关联,说实在,缺月那意淫的人设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但是人物表还是可以列个出来的。没改名字的我就不列了。女人的我也列一下吧,大家都懂的,咱家女人的精力都拿来意淫了,估计也分不到名字上面了。

女人:
蔚然—月
清浅—靖
卿紫—丁
慕桡—曦
琉璃—龟
凤梓鸢—这个音译都懂啦

男人:
辰逸—black
煜凛—真
修樾—意
泓熠—算


由有栖川瑶于周二 八月 12, 2014 1:31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八月 11, 2014 2:11 am

咏谈世间真假情殇
繁尘俗世 ,奈何一调弹曰
梦回千寻故人已去, 指尖挥奏
原是拨雾可见
爱、恨、情、愁、怨
乃唱咏繁一调
————————题记————————

——壹
漫天飞雪,天灰白,屋檐翘角上缀满寒冬暮雪,整座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白雪中,街道上的积雪足有一寸深,路人三三两两,印下一片凌乱的脚印。

京城城西的宜德大道上,一辆马车和一顶暖轿慢行到位于街中部的一座大院门前停下,大院楼前彩灯高挂,由于现为清晨,彩灯并未点燃,褚红色的大门也未曾打开,阶梯上的积雪也经下人堆扫至阶梯两旁,雪花虽然有一下没一下的飘打着高檐上的横匾,横匾上的字却也清晰可见‘繁尘’ 京城第一大青楼,与京城其他青楼不同,它是光明正大的开在宜德正街上,而非乌衣巷内,着实令人难以忽视。

方停稳的暖轿内始见一只素白的手掀起轿帘,从暖轿内走出一杏目如波,翦眉如柳的女子,娇艳的红貂袄包裹着纤细的身子,从旁的丫鬟立刻上前搀扶,“小姐,小心地滑。”丫鬟随后示意贴身侍卫上前敲门。

“咚咚……”门环敲打木门的声音沉稳而响亮。 门内人一见来者,立刻恭迎上前,“蔚老板。”侧身迎接贵客进门。

轻轻点头,举步优雅的踏进高上一阶的门槛,轻声吩咐,“落兰,将马车上的东西整点好交由齐叔。”随后转向开门人,“齐叔,你家主子呢?”

“小姐在主屋内。”微一欠身回答,随后招来一丫环带路。

看着走远的贵客,齐叔有一瞬间想不明白,为何自家主子与这位南方第一茶庄‘茗居’的当家熟识,而且还是多年好友。思绪中的疑窦被身后拍打的小手唤醒。

“齐叔,这五十篓的毛尖、二十篓碧螺春、二十五篓雨前龙井要放到哪里?”落兰秀气的脸凑到齐叔面前。

哎,自家主子本就是一个迷,多想费神,甩开脑海中的疑云,着手蔚冉送上的茶叶。

穿过‘繁尘’大厅来到后院,亭台流水,假山环绕,三步一水榭五步一楼台,这样的下雪天,银白一片,虽没有夏、春、秋的绿、艳、零,却增添了冬的洁白,望眼一遍,犹如步入仙境,萦绕耳际的轻柔古筝,略带愁丝的低婉琵琶,平添了冬日朝晨的暖。

穿过后院,来到最深处的后轩,砖石堆砌起的白拱门,步入拱门,这里就是‘繁尘’老板的院宅,院中间的圆盘荷花池已不见翠绿荷叶、粉艳荷花,只剩下冰洁的反光冰景,大榕树下的秋千蔓藤已然绿叶缠绕而下,平添上一色。 绕过花池,蔚冉走上阶梯,来到雕花门前,身旁的丫鬟轻叩房门,低声道,“小姐,蔚老板来了。”

门应声而开,门内素装的清丽女子向蔚冉一福身,“蔚老板金福。”随后退一侧身,扶着门外的女子进屋,点头示意丫鬟退下,满室桂花香,桌上熏鼎徐徐升起白烟,飘散空中,在门边是取暖的低炕,室内的温度宛如初夏,湿湿暖暖,厅内与房内相隔的珠帘这时被一名女子掀起。

“蔚冉,这趟南下比预期的要早回来。”

“对啊,今年提前年至,所以想提前把给你的茶叶送到。”蔚冉看着眼前这位好友,没有令人惊艳的五官,认识十年依旧稚气未脱、清纯如昔,最想不到的外表居然是一个青楼的当家,为人处事手段极致圆滑的慕桡。



看着眼前横挂在顶檐上的牌匾,雪花依旧纷飞,大门前的红灯笼宣告着此地为何处,“应该是此地没错。”秋山冥看了眼牌匾上的门楣低声说。

“来得不是时辰。”盯着紧闭的红檀大门,摇下紫玉扇,远山青黛扫落飘落于肩上的雪花。

“可能未必。”辰逸把玩着腰上的玉佩盯着眼前大门已开的‘繁尘’

终于把蔚冉送上的九十五篓茶叶摆放好,齐叔来到大门前,看着眼前三个俊逸的公子,很少人会在大清晨的上来‘繁尘’,每一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繁尘’的老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早不迎男宾、晚不迎女宾 所以,没有一个男人能在清晨踏进此地,也没有只身的女人能在夜里寻至此处。看来眼前三个出色的男人是外地客。

齐叔走下阶梯向站在阶梯前的三人躬身一楫,“三位公子,不知这时辰到此为何事呢?”

“当然是来一睹美人颜。”不知何时出现的煜凛手负身后走到秋山冥身旁,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

“煜凛,你不是应该在苏州吗?”看到突然出现的煜凛,辰逸调侃着从苏州赶来京城的师弟。

看到齐叔不但不恭迎四人进内反而挡在门前。“难道‘繁尘’今天不迎客吗?”远山青黛看向齐叔。

“迎,怎么不迎呢,只要把你们身体上多余的部分割掉就能进内。”穿过几人走上阶梯的人娇声应到。

一股淡雅幽香因女子的迈步而飘散在空中,还伴随着算盘拨珠相互敲打的细微清脆声,小巧精致的金镂羊脂白玉算盘拿在女子纤白柔嫩的手上,因女子的移步算盘在紫貂披风下若隐若现,金镂羊脂白玉算盘,现今世上仅有一个,价值连城,本身羊脂白就属和田玉的上品,细腻透明,雕刻成品本身就是巧夺天工,更何况制成之后金丝镂边,而唯一拥有此物的便是京城最大赌坊的老板——清浅。

清浅,传闻有很多,身世更成迷,没人知道在她背后到底有谁,众说纷纭,有人猜忌她双亲可能是塞外拥有金山银矿的商人巨贾,也有人猜忌其实她是皇族中人,更是有人猜忌她手握世人所不知的密册所以才在短短的几年间让她的“宝坊”成为京城最大的赌坊,而她今年也不过桃李年华。

而世人同样评论最多的还有清浅的容貌,佳人美如画,身姿胜如柳,一颦一笑间,无人诉衷肠,全化相思忆。即便四人没能瞅着正面,就清浅的侧脸的确不负盛名。

“浅堂主,我们主子在主屋内。”回过神来的齐叔看着已然走远的清浅喊道。继而转身看着眼前四人,唤回四人的魂儿。“四位公子,我们轩楼早上不迎男宾,所以请各位公子日落再来,请。”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齐叔走进屋内。

“看来这繁尘的确来头不少。”把玩系在腰间上的精致翡翠蟠龙,煜凛玩味的看向再次关闭的大门。

“既然早上不迎男宾,那么我们今晚再来。”秋山冥没有多大表情转身走回来路。

“我都开始期待这次的任务。”收起紫竹扇,远山青黛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再次关闭的大门问到。

“清浅?”辰逸拍掉身上的雪花,强压下刚刚涌上心头的熟悉感,跟上秋山冥他们。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八月 11, 2014 7:08 am

噢噢噢~粮食~噢噢噢噢
男银们个个好流氓...
蔚老板我很欣慰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八月 11, 2014 10:05 am

我真的是不记得了这篇文,完全就是看新文的赶脚啊

PS自己去的人名自己都有点对不上叫嘛事儿=。=

看到古文真实太星湖了!!!!求继续!!!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二 八月 12, 2014 1:18 am

—贰

咻——咻——咻

三支银针穿过纸窗飞向正在下棋中的慕桡,站在一旁的远音一挥袖,三支银针以相同的速度反方向飞回纸窗外。

回握三支银针的湘明推开房门,微微福身“慕老板、蔚老板日安。”而身后的清浅收袖随后走进房内。“真无趣。”

看到来人,远音放下手中的青玉笛,“浅老板金福。”

清浅向站在慕桡身后的远音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下棋中的两人,“蔚冉在呢。”随后在两人中间坐下。

“这时辰你都出现了,我怎能不在。”放下一子,蔚冉对清浅回以一笑。

看了一眼棋盘,然后再巡视一眼整盘局势。对随后敲门进屋的落兰笑言:“落兰,等下让府上的下人收拾好东厢房,苻烟将会在府上暂住一个月。”

“谢过慕老板。”落兰向慕桡福了福身,看来这次是自家小姐赢了此局。

看着眼前绝美的清浅,水漾的星眸由于睡眠不足蒙上一层水气,“我说唐三小姐,如果让令尊看到你日日为了“宝坊”如此憔悴,估计他会一把火烧了你那摇钱树。”慕桡习惯性的把玩那价值连城的玉算盘,温软如玉果不其然,配眼前这绝美人儿的确很合适。只是美人也不一定欣赏的都是英雄豪杰,就拿眼前这美人来说,她欣赏的确是金子、票子和银子。

拍掉觊觎她宝贝玉算盘很久的小手,“哼,赤裸裸的嫉妒。”随后拿起刚送上的花茶轻啄一口。“还有,估计大老板你贵人多事忙,忘记了我不是什么唐三小姐,只不过是京城中的一个小小赌坊的老板而已。哪能和你这日进斗金的“繁尘”相提并论。”

蔚冉品赏着上等的铁观音,好笑的看着眼前两人,一个离家5年已从母姓现为京城第一赌坊老板的四川唐门三小姐,一个自小遭丢弃却离经叛道当起京城最大青楼老板的当朝兵部尚书千金。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房内三人的谈笑声。 “进来。

” 齐叔推门进屋,“小姐,刚有四位新的爷像是想到‘繁尘’查看些什么。”

“哦,是吗?终于来了。”慕桡向蔚冉挑了下眉。

“唉。”放下手中茶杯,蔚冉无奈的叹了口气。“估计你就是算好时间,才让苻烟到我那的。”

了然的看了眼蔚冉,随即转向身后的远音,“远音,到卿府一趟,请卿大小姐今晚务必抽空来‘繁尘’一趟。”

“是,小姐。”远音一欠身就离开了房间。

“齐叔,你先下去吧,如果今晚那四位爷来了记得好生招待,然后再让下人来通知我。”

“是的,小姐。”

清浅看着齐叔顺手关上的门,“今晚你打算?”

“打算召集女人来看男人。”慕桡习惯性的撩拨了一下熏鼎。

“你‘繁尘’里面女人还少吗?”蔚冉笑着说。

“好男人不多,当然是先让姐妹们先选。”托着下巴看向屋内的两人。

“你这青楼老板当久了,想换媒婆当当吧。”清浅斜了一眼笑得灿烂纯真的慕桡。

“诶,这主意也不错,等我一口气把你、蔚冉和卿紫都嫁了,我就去拿个媒婆牌坊。”

“我从不做亏本生意。”

“我蔚家只接受入赘。”

两人同时回答。

“哟喂,还真个性啊。不过我手上的男人也不差,看看个性能撑多久。”



卿府

“小姐,‘繁尘’的远音说慕老板有话要传达。”紫言抬头看向树干上的卿紫,报道着。

嗖嗖——

一阵雪花掉落的清脆声,白裘披肩、一身素白的卿紫轻盈的站在树下,未施粉黛的娇颜若隐现一抹淡淡的红,煞似胭脂确胜胭脂之粉嫩,薄唇勾画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双似笑非笑的水眸微微转动,看着来人 。

远音慢慢走近卿紫,微一欠身,“卿大小姐金福。”

“嗯,你家小姐找我有事?”轻轻一摆手,坐上用木藤捆着树干的秋千,轻荡着。

“我家小姐说,今晚卿大小姐请务必抽空来一趟‘繁尘’”

“哦,是吗?”从摇荡的空中一跃而下,轻轻的站在远音面前,手中多出一封诸红色的请函。轻轻摇摆着,“是这个?”

看着卿紫手上的请函,点了点头,“是的。”

“你回去转告你家小姐,我今晚肯定准时到。”转身再次旋转上树干上坐着。这次手上却多了一对莹白透亮的雪花形状的耳环。

看着把玩在卿紫手上的耳环,远音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卿大小姐,这对耳环,小姐说是送给你的礼物,当做上一次交易的额外佣金。”没再多留,远音走出卿府。

小姐说过,拜访卿府的大小姐不能穿戴一切自己喜爱的饰品,不然只能等着一扫而空。自家小姐跟卿家大小姐相识的五年内,她身上的饰品是戴一次少一件,所以自从小姐送她的紫玉钗被卿大小姐‘借’走了之后,每次拜见卿大小姐她身上是除了小姐交代要给卿大小姐的东西外绝不佩戴任何物品。

卿紫,卿家唯一的女儿,而少有人知道,卿家确是百年的神偷家族,但从上一代开始,卿家却在盗上快销声匿迹了,只因卿紫的父亲毫无盗者之术,没办法,卿家老爷子,既是中原第一大盗卿静风只能将一切希望压在这个孙女身上,而卿紫真的不辜负老爷子的期盼,只要是她看上的一切物品,她都能纳入囊中而不留下任何线索,无影无踪。

“替我谢过你家小姐。”摇晃着手上的耳环,卿紫唇上的弧度更大了。慢慢躺回树干上,看着灰朦的天空,今晚势必又要下一场大雪。最近能引起注意的事情越来越少了,是因为这些天的雪还是因为空虚。“慕桡,不知今晚你是否能带给我点色彩。”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二 八月 12, 2014 6:00 pm

我总感觉我们是在逛青楼的公子哥,今晚要帮几个头牌开苞的节奏....
另外....丫鬟名字太帅啦,不敢直视啊
媳妇...你还可以再土匪一点...

我终于对的上号了(其实我是对不上女人名字的事,我会告诉你?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三 八月 13, 2014 12:53 am

——叁

是夜
今晚又是一场大雪,漫天飞雪、铺天盖地,而暗黑的天空上更是毫无光亮,但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却反照着丝微白光,已然入夜的宜德大道更是少了白天的繁华、少了两旁的店铺更是少了吆喝声,但今晚宜德大道上的‘繁尘’却也与平常毫无分别,依然大红灯笼高高挂。

‘繁尘’与乌衣巷内的任何一家青楼都不同,它缺少了那些站在门边的胭脂水粉,在‘繁尘’门外,永远都只是两个大红灯笼,而出入的更是文人雅士甚至可以看到皇宫贵族的身影。

此时,门外站着的还是四个俊逸的男子,只是场景换了,由白间换成了晚上。当四人走上阶梯时,门内出来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拒绝四人进内的齐叔。

看着像是恭候已久的齐叔,远山青黛转动着手上的紫竹扇,笑言到,“难道现在还不能进内?还是只有我们四人不能进内。”有意无意的看着从四人身旁走过的男子。

笑着看向四人,“安有不让公子四人入内之说,小的是专门为公子四人带路的,请。”齐叔身体微微弯下,左手做了个请。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四个男人,主子到底想做什么?

四人相偕走入‘繁尘’大厅,扑鼻迎来的不是醇香的酒气,而是溢满鼻息的上等毛尖。而丝竹之乐徘徊围绕于耳际边,眼前的景象也不是酒池肉林耳语厮磨之景,厅内三两而坐,谈论的话题大多数是诗词歌赋,此等景象让四人有那么一刹那没反应过来,这是书斋抑或是青楼。

“这果然不是普通的青楼。”辰逸上前一步环顾了一周,附在秋山冥耳边低语。

身旁的齐叔带着四人来到大厅的一个用珠帘相隔的偏厅,“四位公子,由于你们是第一次来,不是很熟悉我们的规矩,所以今天早上如若有何得罪了还望请四位爷不要责怪小的。”

齐叔吩咐着丫鬟上茶,继而转向已然坐下的四人,“四位公子,不知有没有属意的姑娘,如若有,那么小的给四位公子安排一下,如若没有,那么四位公子也可以先在这里品茗,再过半柱香我们的姑娘就会在台上表演才技,如若有属意的,到时候让下人通知我一声。”

品茗?太新的新名词了,第一次听说去青楼是品茗的,这就是中原人说的故作风雅吗?不然怎么一个青楼会变成如斯雅兴。

“我们今晚是为了听到贵苑的苻烟姑娘的那一首好琴,可否请苻烟姑娘赏脸为我们弹奏一曲?”拿起桌上的雨前龙井轻啄一口,煜凛慢条斯理的说着。

雨前龙井的芳香溢满唇舌间,只稍一口,他就尝出这是南方第一茶庄‘茗居’,小小的青楼居然能以‘茗居’的茶作为杯中物,看来这跟下人报告的一样,‘繁尘’就是京城最大的金银走私商,而走私后的钱财一部分由‘茗居’负责销毁,另一部分再由“宝坊”流通出手。

“四位公子来得不是时候,苻烟这一个月内都不会在‘繁尘’,如果公子不介意的,我们‘繁尘’的厢儿姑娘那手琴也很好,就让厢儿招待几位公子吧。”

“不知苻烟姑娘为何这一个月不在‘繁尘’呢?”收起紫竹扇,远山青黛笑着询问到。

“因为我家主子的好友很喜欢苻烟姑娘的那手琴,所以每半个月苻烟姑娘都会到主子好友的府邸上住下。”齐叔有礼的回答着,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主子要让他这样回答,因为这次苻烟姑娘是第一次到蔚老板在京城的别苑。

“哦,倒挺好奇是哪位幸运的公子?”辰逸修长的指抚过杯沿状似无意打探道。

据下人报道,‘繁尘’跟‘茗居’中间牵头羊便是苻烟,而苻烟每半个月都会去盘账。看来这京城第一青楼跟南方第一茶商背景不是那么简单。

“是南方第一茶庄的当家。”刚说完的齐叔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大厅的吵嚷声打断了他,向面前四人道歉后走出大厅。

看着走出珠帘外的齐叔,煜凛转向秋山冥,“看来这件事真的如我们派人查询的那样,这一次冬至提前到来,本应还在杭州的‘茗居’当家提前回到北京的别苑,而刚好在京城城东出现了一批来路不明的金银,估计这一次还是他们的杰作。”

“我们先在京城住下,这次师傅派我们下山就是要我们彻底的查清这件事,所以我们不能这么快的下定论。”秋山冥拿起桌上的茶慢慢品尝,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师傅让他们四师兄弟一同的下山解决这件事,平常师傅也只会指派一个或者两个,而且事情的大部分资料是要他们自己去查证,而不像这一次一样,他们四人只是按着下人查证的资料一步步走下去。

好像这一件事背后安排的是另一件事。而且这次这件事还是一位城中有权势的人托付师傅帮忙,这样就更加的蹊跷,师傅认识的城中很有权势的人只有一个,但那个人也不会让师傅去帮忙,因为两人一直不容水火。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三 八月 13, 2014 6:40 am

我觉得我的设定是性别女,爱好女....
给大爷弹一曲~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九月 01, 2014 11:36 pm

——肆

仓诀谷,位于西域的东南方,西域常年风沙为伴,大漠浩瀚,却唯独仓诀谷宛如大漠上的绿洲,谷壑幽深却春意俨然,而闻名江湖的并不是仓诀谷的独特环境而是仓诀山庄,仓诀山庄庄主曾是江湖闻风丧胆的“魔首”,倒不是他杀人如麻,而是他致人死亡的手法令人不寒而栗,断筋挫骨只是饭前小点,随后的挑筋抽皮甚至挖肠破肚才是主菜,被其盯上的人往往会被折磨上七八天才会断气,其实仓诀庄主只想做个隐居的闲人,但仓诀山庄独有的地形、环境和盛产玉石的地貌却令江湖上各路人马都觊觎这块宝地,更是屡次挑战他的底线逼他不得不捍卫他的家园,也是如此,他被外传心狠手辣,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玩的小老头,也从不问世事,只想雕好自己的玉雕和种好自己心爱的蝴蝶兰和玉珠玫瑰,套句他老人家的话,就不能让我愉快的种种花雕雕玉卖几个银好好养活我这么一大家子人么。

只是不知为何,八年前仓诀山庄的人却再次踏足江湖,除了开拓仓诀玉雕的商路外,有时甚至会插足官家事,彻查相关商道上出现的货银两讫、黑吃黑和走私黑市等问题,其实说白了,离中原甚远的西域商道的清廉,仓诀山庄的决策权要比皇族来得权威。而这一责任,全都落在仓诀四子身上。

依靠在窗边,由高往下看着偏厅里的四个男人,仓诀谷的四子果然仪表出众,气质还不一般,虽然大厅内有不少文人雅士,甚至是皇宫贵族,但是这四个男人却还是一样出众。

“他真的有这么好吗?让你不惜一切的去设这个局。”走到倚在窗边的好友,视线跟着好友的视线来到偏厅内的四个男人。

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蔚冉,笑了笑,这个问题她真的回答不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真的很好吗?其实她不知道,可能这个问题会有一天会解开,但是肯定不是现在。

“我说你不下去好生招呼啊。”清浅也走到两人身后,笑着说

“我这不是人没凑齐吗?我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去会一下?”转身走回椅子上坐着,端起桌上的茶慢慢的细品着。

“是啊,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毒哑你。”散漫的走回慕桡对面坐着,挥了挥手上多出的金丝线,那是她一直随身携带的药剂。

“少了我,你的生活会变得多么的无趣啊。”

一直盯着楼下看的蔚冉转头看向斗嘴的两人,笑着说,“慕桡,你要等的人没到,没等的人倒是来了。”

“嗯?没等的人了?”疑惑的看着一直笑着看楼下的蔚冉,起身走到窗边,探头看了一眼大厅,笑着摇了摇头,她还真的没想过她会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他们面前。

转身走到靠江边的窗户,打开,“卿紫,一直呆在外面,外面的风光真的那么吸引你吗?”

屋内瞬间闪进一个身影,而清浅身旁的椅子上也多了一个人。

关上窗,走回桌边,拍打着卿紫身上的雪花,“怎样,在外面研究了这么久大雪,有悟出什么大道理来吗?”

“有,就是你屋里太热了。”拿起慕桡喝过的杯,亲尝了口上好的铁观音。

笑了笑,“既然人齐了,那么就走吧。”拿过卿紫手中的杯,放在桌子上,“卿紫,我让你摆脱这段时间的空虚。”

“哦,慕桡,你确定。”

“下去就知道。”

大厅上

“公主,你真的不能进来。”一直站在门口的护卫都拦不住一心想要进入‘繁尘’的琉璃。

“哦,怎么我有钱都不能进来吗?”挥开挡在面前的护卫,慢慢的走进花厅,当进一步的想踏上二楼楼梯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齐叔。

“公主,千福,不知公主今晚临驾‘繁尘’是否有什么事?”齐叔有礼的鞠着45°的躬请安到。

“我找你家主子。”毕竟是帝王之家,所以当齐叔明显的挡在阶梯处也没说什么,而是耐心的解释道。

“公主,毕竟‘繁尘’还是挂着青楼的牌,您出现在这里还是不怎么合礼法的。”

有意无意的看向二楼,笑着说,“没办法,你家主子太大面子了,我请人到贵府诚邀你家主子来我公主府一聚,都快半个月了,你家主子还是没来,所以我才不请自来。”

她是甚少数知道慕桡身份的人,而她跟慕桡可谓是表姐妹,兵部尚书严大人的妹妹是她的娘,她知道舅舅对不起慕桡姐和舅母,但是,再怎么说,严家都是有头有面的人,出了一个经营青楼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给严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她最记得娘临终前说的一句话,“琉璃,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娘的自私,也不会让你舅母受到这样的凌辱,这是你娘欠慕桡的,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为娘找到慕桡。”

当年她只有8岁,但是她清楚的记得,额娘觉得舅母身份配不上舅舅,就设局,让舅母离开兵部尚书府,最后抑郁而终,也因此,慕桡的外公药王说过,再也不会再救济中原的任何人。

当年,京城边区发生了一场瘟疫,半城村民全部死于瘟疫,而已然隐居西域的药王果然没有伸出援手。她一个人害死了上万条生命,也令慕桡年幼丧母,这是她欠慕桡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1

帖子主题: 回复: 【新 坑】临•叹调    周一 九月 01, 2014 11:42 pm

败家老娘们一正死一万多个人...

爷爷带上我,我最近看好茶花,咱俩养养

最后我们都成了爷爷的人了,故事结局一定是这样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新 坑】临•叹调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