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 生 贺 】 《 of season 》

向下 
作者留言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2

帖子主题: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四 八月 14, 2014 12:51 am

给臭水子的生贺。

什么还没到日子?

木关系,写出来了,先放着。

一共四篇,不同口味。

本来想写的再长点,再铺垫点

但是觉得,这篇再长就变得拖沓了。

很多问题没解释,留点讨论空间。

至于Black人物形象崩了一事,我非常抱歉,完全不准备负责任,卡卡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2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四 八月 14, 2014 12:51 am

Season、1 秋天的蝴蝶胸针

是谁曾经说过,有多少种思想,就有多少个世界。
那是不是某个你,迎来的是这种结果。

夜深的东京,两个已婚的男子都没有回到那个妻儿等待的家中。
从喧杂的城市中离去,背影消失在深巷的这个酒吧里。

酒吧原来的名字叫做Mirage。
现在摘去了牌子,没了往日的人来人往。
却赶不走一群人,跟着见证了一场场缘起缘灭。

“喝什么?”虽然不再站在吧台内,Black进来这个老地方依旧是主人。

堺雅人没有回答问题,只是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唇,眼神看向了酒柜最深的地方。
从Mirage开业起那里就放着店里最烈的酒,Black苦笑。

琥珀色的酒咕咚咕咚的倒进了杯子里,跟冰块撞出悦耳的声音。
Black给他选了一款威士忌,还没入口酒香就已经醉人。
怎么看都是慢慢品味的酒,被堺雅人一饮而尽。
无奈,有些话不醉的的时候问不出口。

清夏,最近还好?

“不错,已经是第二胎了。有了经验,不过还是孕期反应很大。小瑶也不错,前一段时间去检查也怀上了。她们姐妹好像商量好了一样,搞得我和悠真隔山差五就要去买她们指定要的陈醋。”

原来一个名字还是可以牵动人的心。即便Black用再平淡的语气去叙述,听到的时候堺雅人还是眉头一皱。

“緋雵和秋山两个人还没回来?”换个话题,好像就真的能掩盖表情的变化一样。

“没有,前两天收到了明信片,现在好像是在马耳他。”

原来还都没学会,怎么样在回忆时笑起来很好。

后悔么?
后悔两个字又怎么写?
他俩好像以身作则的说着,如果没有扯过手私奔的勇气,就赢不来爱情。

“你后悔么?”小瑶和你,和我们不一样,Black用空气说着一个问句。

“不后悔。”我始终不是那个可以陪她走一辈子的人。如果真的有结局,我想最后的时候可以握着那枚蝴蝶胸针。

Black笑了笑,问。奥黛丽赫本和派克么?

品了一口酒,堺雅人点了点头。

想起来悠真曾几何时跟自己叙述的靖花水月描写堺雅人时候的形容词:文艺。
看来,倒也没说错。

奥黛丽赫本嫁给了派克的好友,他却送去了一枚胸针。
有栖川瑶爱着堺雅人,他却选择了和另一个女人结婚。
也许她期待的不是一枚胸针,而是一个不顾一切的吻。
他也许不是不够认真,只是害怕两个人相爱陷得太深。
一枚胸针,一辈子。45天后,许她另一世的不离不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四 八月 14, 2014 1:16 am

好吧,我和大叔罗马假日的设定我都觉得其实是为了我俩而存在的。
black其实你才是大叔的最爱,贴心小棉袄噢!要什么给什么,说什么解什么,痛什么懂什么啊。
大叔,另一世你许我成为你脖子上那领带就好,我天天捆你,你能不顾一切一次多好。隐忍,这是咱家女人给你的评价。。。

缺月,齐逼小短裙也能骗去眼泪这件事我不会和你说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2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二 八月 19, 2014 9:48 pm

Season、2 冬天的寒梅傲雪

一月的风,寒的刺骨。院中的白梅已经含苞待放,虽然每年这个时节相邀赏梅的人已不在,却丝毫不影响这花开早晚。

“小姐,这是左家让人送来的信。”丫环小翠双手递上来一封书信。

可能是今年天气微冷的关系,放在袖中的手迟迟不愿拿出来。

离开了炭火烧暖的屋内,才想起昨夜帝都下了一场雪。不管是否会湿了鞋袜,任由鞋底踏在雪上发出吱吱的声响。

“爹爹看过了么?”说出的话随着呼出的气一同化成一缕白烟。

“老爷已经看过了,气的说要上门找他算账。”小翠的神情仿佛这封信的主人应该是她。

这么大的事情,不应该一封信就了了。可是他的夫人自小体弱,又生养在水乡,实在不适应这北方的冬天。
既不能一同前来,又不能将新婚燕尔的佳人一人留在府内,只好待雪融天暖时再来登门致歉。
信中如是说着。

粗略了看过了信中所写,抬头看了看天,嗅了嗅还没能满园春色的凄凉“小翠,你去把我哥叫来。”

“叫大少爷干什么?小姐,您不是要劝老爷吧。不是我说,这”

拦住了即将要出口的字眼,“小翠,什么时候你学的这么会说了。让你去,你就去。”

小翠自从服侍小姐以来,从未见过自己主子如此声色严厉。“是,小姐。”欠了欠身子,便跑去了大少爷暂住的别院里。

小翠走了后,她慢慢的叠好了信纸。上面的褶皱应该是爹爹弄得,苦笑自己这个时候还会淡然的思考。或许是像他信中所说的一样,彼此之间没有情吧。
回想起那淡漠的文笔像极了他的表情,唯有写道那个代替自己过门的女子时字里行间透露着怜惜。
即便是这种时候,他的对不起也是对这那个女子。他写着不应该,并不是对悔婚一事的歉意。
而是,让那个女子跟了有了婚约的他委屈了人家。

他都如此果决,自己何必苦苦纠缠。

两种脚步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小姐,大少爷来了。”

“就随他吧。”抑制住了几乎梗咽的声音,将信纸扔在雪上。

在外面待了小有一盏茶的时间,手脚早已冰冷,突然被一股温暖握住却更觉得痛。

不知道是否眼泪凉了面庞,还是雪花飘落在脸上。
她本是北方人,却曾几何时憧憬着水乡的湿热。
那个人所讲的景色永远那么美,如今却不再为自己描绘。
一纸婚约,一信毁约。
再冷的天,都未曾这样寒心。

哥,我想去塞外看雪。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二 八月 19, 2014 10:07 pm

好的,满屏的小翠,不过撸了几遍还是能撸出伴儿要写的精髓的。但是其实我想告诉你,我比较好奇我哥是谁这个问题,要不要告诉你呢?好纠结啊。。
非常不爽委屈的梗,哼~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镜月緋雵

avatar

帖子数 : 80
注册日期 : 12-02-01
年龄 : 32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四 十二月 18, 2014 11:35 pm

塞外

“小姐,已经过了看雪的季节,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小翠看着自家小姐迟迟不愿动身回京,不由得着急,总不能在这偏远的地方过上一辈子。
这丫头自幼就在慕桡身边,她又怎么会看不出小翠的想法,不过有些事总是懒得拆穿。

“怎么?爹爹又差人来催我回去了?”

“这倒也不是,不过大少爷可是很久都没来看小姐了。”小翠嘟着嘴,掐指一算大少爷已经有一个多月都没来了。

“呵呵,你这丫头啊,心心念念盼着大哥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闺中寂寞,想要嫁人了呢。”

“小姐!你又乱笑话我!我就是,我就是。”后几个字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几乎都要吞进了肚子里。

慕桡含着笑得看着小翠问道“你就是什么啊?”

“我就是想着大少爷什么时候来,给小姐你带点京城的点心。”

“你啊。那点小心思都用在吃上了,真得找个时间给你找个婆家了。”

小翠听自家小姐这么一说,也是羞得一脸娇红,低着头不言语。慕桡怎会饶了她,主仆二人闹在了一起。

正笑的起劲慕桡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整个人戛然而止。

“小翠,你说大哥已经多久没来了?”


江南 左家堡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左藤抱着已经冰冷了的夫人吼道。

慕桡笑了笑嘴角流出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你怎么不问问她为什么杀了我大哥。”

“不,不,是你慕大哥要拆散我们,我,我才。不是她!”左藤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悔意,却把怀里的人儿抱的更紧了。

这一切慕桡都尽收眼底。

“呵呵,我终不愿这么想。他不仅仅是我大哥,也是你多年来的兄弟啊。”慕桡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大哥不是这女人所杀的,以她大哥的武功,天下有几人能取他性命。

口中的血终究喷了出来,染红了左藤最爱的白衣裳。

左藤不知发生了什么,回想自己刚才的一掌并没有出全力怎么会这般?

慕桡看着他的手伸向了自己,滞在半空中不由得苦笑,竟然还是恨不了。

“要知道我大哥要不是根本没有防你,你要不是真的有一刀夺命之心,我大哥怎么会命丧在你手?大哥,终究是小妹害了你。”

眼前的景色已经变得模糊,她知道这毒是要命的,扯了扯嘴角心想这样也好。

是什么这么香?

房间里突然溢出了一股香气,左藤左顾右盼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怀中的人儿发出来的。

“你,你竟然用了断魂香,为何要如此恶毒。”

慕桡不顾毒气攻心的苦楚,放声大笑。

“你说要许她永生永世,我又为何不能断了你们的情缘!”

断魂香,是她唐门结合西域秘术特制的,据说中此毒后永世不得超生。也因此中毒者会发出一股异香,从此尸体不腐,再不入轮回之道。

“你为何不杀了我,是我杀了慕大哥,你为何要对清浅下此毒手?”

慕桡在朦胧间听见左藤的撕吼声。

“弃你的人是我!
杀了你大哥的人是我!
为何你要了她的命。”

慕桡的脑海里闪过了儿时一同与他嬉耍的场景,每每他输了都会如此孩子气般的抓她问为什么。
等到她跑不动了,就会躲在大哥身后,做鬼脸给他看。

想到此不由得笑出声来,这笑声左藤听起来却那么的刺耳。
怒气下,忘了刚才慕桡吐血的情景,气运丹田把身边的东西都生生的震飞了起来。

眼见其中的一只茶杯冲自己飞了过来,慕桡也懒得抵抗。若能痛快地死去也免得受此毒的折磨,闭眼等待命中的最后一刻。
这时伴着一声小姐的叫声,飞来的茶杯被一剑揽下。

小翠。

小姐,你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回去帮你解毒。

毒?

是!毒!

为什么桡儿也会中毒。

也是中的断魂香么?她是要与清浅同归于尽?

“你!还妄称你是皇上所封的天策!你能参得透天,为何却不能将着人心看清。”小翠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男人。

“你在说些什么。”

“我说什么?为何清浅与你早不相见晚不相见,偏偏在慕家下完聘礼相见?你难道不知道这唐门慕家的嫁妆中有一道保命符。”

看着左藤一脸惊愕,就知道他已经猜得十有七八。

“你再看看你怀里的人儿,那像得中原出身的样貌?”

“你,你是说?”

“没错,你为何封为天策?你以何取得皇上对你的信任?”

“是因我平定了苗家之乱。”一字一字落地有声,似是说给小翠听,却字字诛心。

“对!是因为你算尽天象,又有大少爷和小姐用了唐门的毒辅佐你,你才破了苗家的蛊阵。”

“可,可你们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那得要问问你的好夫人了。”

小翠随手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

“左大少爷你一纸悔婚可曾注意了这信中另有玄机?”

左藤不敢接过小翠手中抵出的信,因为他已经隐约看见信上的字迹是那么的熟悉。

“不,不会的。清浅她不会伤我。”

“是啊,你的好夫人怎么会伤你,她是要你的命。我家小姐的命,我家大少爷的命!
我家小姐要是不心念着你,大少爷怎么会寻来,让她离开!”

说到此处,小翠的声音已经哽咽。要不是小姐死死的拽住了自己的衣袖,真恨不得一刀了结面前这负心人。

左藤不敢抬头迎上小翠凌厉的目光,却讲出了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句话。

“我求求你们,救救清浅。”

慕桡听了此时他的话语,也自嘲的松了手,闭上了眼。

“你放心,她只是中了古香散。”


此生,她的命要替你还了我。
从此,我们互不相欠。

来世,愿你我永不相见。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回复: 【 生 贺 】 《 of season 》    周五 十二月 19, 2014 12:38 am

总是会发现,咱家只要是单独文,壕都是被拿来当对手的对象,是因为好用么。而且带感吧。
没正面和壕撕上,真是天大的损失啊!默默的玩着毒心计,然然步步为营,最大的赢家居然是小翠,我爹爹得了,园林得了,连家业也继承了。其实小翠的另一个身份是我吧!是的,肯定没有错的。我这么聪明咋可能就挂了呢。我怎能放了园林你呢。。来世何其长,这世你怎能负我而我只会忍气吞声的默默承受呢!非常不符合逻辑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生 贺 】 《 of season 》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