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梦断云天——殇痕离》

向下 
作者留言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梦断云天——殇痕离》   周五 二月 10, 2012 1:54 am

话说最近已经偏向原创的主题走了,而且还找到一个这么舒爽的地方,没打算贴其他地方了,如果它有一天能看到一个‘完’屹立在文尾,那么到时候再来谈其他小说网吧~!
估摸是最近看古装看多了,手又开始痒粑粑的了
所以再次弄了这么个古文哇~!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文案——勉强算是   周五 二月 10, 2012 1:55 am

顾倚梦
一代舞姬,芳华绝代,翘首回眸,顾盼怜兮
一曲‘舞蝶’,舞弄倾城,曼娆翩蝶,柔情万倾。
袁步云
一方霸主,义盖豪情,俊凡逸雅,翩然风度
一剑‘寒鹰’,如鹰入空,划破浩瀚蓝天,绝世称霸

一个是江南烟雨潇湘楼的头牌舞姬,一个是北方悍世的一代霸主
两人的相遇本是英雄佳人,此生绮眷之缘
奈何青楼出身,闲来之话本是如清风过后一般,不留痕,无奈,不知是爱太深抑或是爱不够
她终究还是抵不过他家中娇妻一句。
一纸情断缘尽的诀书,斩断了两人所有的关联,她依旧是她的江南舞姬,而他仍然是他的北方霸主,纵然曾经有再多的甜情蜜意,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场秋梦,醒了,也就碎了。
萧寒北风,一代舞姬翩蝶身影,终究陨落于北方的天空下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有栖川瑶

avatar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2-01

帖子主题: 第一章:江南烟云雨潇潇,枝眉柳梢,步轻摇;   周日 二月 19, 2012 2:47 am



“听说今晚潇湘楼的顾倚梦会在正厅献舞一曲。”柳湖畔的茶楼上,都沸扬的谈论着同一个话题。

“是啊,我也听说了。”

“那你知道她为何会在众人面前献舞吗?”

潇湘楼的顾倚梦,凭借一曲‘舞蝶’而享誉大江南北,纵有江南一代舞姬之名,身材曼娆似翩蝶而舞,柔弱似棉絮飞扬,舞步轻盈而灵巧,每一拂袖或转身,宛如灵动仙子般,勾人魂撩心弦,容颜虽不是美艳过甚,却也清怡淡雅,少了几分绝媚,却多了几分娇柔。

也正是她的这份特别,令众多才子、英雄豪杰竞相为赌红颜一舞而下重金,而她却只为有缘人而舞,所以像今晚在潇湘楼正厅献舞一事,实属难得引致令人议论纷纷。

“难道顾倚梦已让人赎身。”

“不可能,以顾倚梦的脾气,就算是有人替她赎身,她也不会在众人面前献舞。”

“也对,她如此心高气傲,就算是赎身,也不会让自己全然曝露在人前,更何况是献舞。”

整个茶楼,都喧闹的讨论着这件事,而自始至终,靠近护栏而坐的一桌人都只是静静的茗茶和欣赏着柳湖的静谧景色。这时上茶的小二很随意的问着,“看两位爷不像本地人,难道也都是专门为了今晚潇湘楼的盛宴而来的?”

面相粗犷,语气却温和有礼的男人放下手中茶杯,有点疑惑的看着上茶的小二,“潇湘楼?”

“啊,这位爷不知道吗?潇湘楼可是这江南闻名的青楼……”

小二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一个劲儿的说着潇湘楼,从它的历史说到它里面的姑娘,再说到里面的建筑,活像描绘着一个华丽的宫廷那般,如若不是店老板怒意的叫吼声,估摸他还得说上一两个时辰。

“少主,今晚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我听说这南方的姑娘都像是水滴而成的晶透娃儿,与北方的姑娘不一样,别有另一番风味。”

一直偏头看着湖面上安逸,平静无波景色的男人,转动着手中茶杯,看向对坐的男人,与对坐男人截然相反的气质,男人儒雅风度,五官极其俊逸明朗,一举一动间,隐隐散发着霸气,却甚是内敛沉稳,这时,低沉好听的嗓音只是吐出三个字,没兴趣。

“也对啊,少夫人那绝色容颜和温柔娴雅的个性,估计天下间也再也没有第二个女子能引起少主你的注意了,唉,你说我这孤寡独身之命得什么时候才能娶到美娇娘。”

“若想去就去吧,今晚不用跟着我。”

对于俊朗男人的回话,粗狂男人也只是干笑两声,未曾再多说一句。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从茶楼的一层上至二楼来,上楼的男人还未站稳,就已拉开嗓门,“嘿,你们知道吗?刚我收到最新消息,听说大漠之王坞栉风今晚也会到潇湘楼。”

“大漠之王。”

又是一阵唏嘘声,大漠之王——坞栉风,处事快捷果断,17岁就已一统大漠,归统一众部落,成为漠北苍茫之地上的一代枭雄,现今25的他,更是为中原与大漠之间打通了一道商旅之路。终年一套黑斗篷甚少露真面目的坞栉风,今晚居然会去潇湘楼,的确能引起一阵骚动。

众人都纷纷揣测是否因为顾倚梦的当众献舞,吸引了坞栉风为其驻足,还是因为坞栉风的驻足而令高傲如顾倚梦也甘愿在众人面前献上一舞。

“先回客栈。”一直坐着观看湖光景色的男人站起,对对座的男人说了一声,放下一锭银,走下楼。

跟在身后的男人应答后也跟着走下楼,看来,今晚的潇湘楼之行是落实了。

一直以来,北方的‘寒天堡’少主袁步云与漠北的大漠之王坞栉风在生意上是不错的合作伙伴,在私底下,虽然不是至交,但英雄惜英雄,性格、处事风格各异却也颇相似的两人,可以称得上是把酒言欢的朋友。

经过上一次两人的碰面,也快有三个月了,难得两人同时都在这个南方之城,少主肯定会走一趟潇湘楼。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梦断云天——殇痕离》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