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 人 设 】 浮 生

向下 
作者留言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 人 设 】 浮 生   周二 九月 16, 2014 12:09 pm

浮生

普通人的幸运在于,他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却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
而另一群人的不幸在于,他们不能选择自己出生的同时,也无从选择自己的人生。

Costantino, Nati per essere re. (康斯坦蒂诺,生而为王)

Costantino作为Mafia在西西里岛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出生开始一直听到这句话。而他直到离开西西里岛,都从来没把这句话当回事。

让他顺理成章在离家之后还保留有第一继承人地位的,是他三岁时在听到他的男随又一次说他生而为王之后的一句反驳。

“苦战称帝者,远胜生而为王之辈。”

三岁看老,Costantino在14岁那年去美国,刚一露面就收获了一大批追随者。在联邦调查局的压制下,Mafia已经很久没有人有过这样君临天下的气质了。

然而令所有人痛心疾首的是,Costantino在16岁之后就离开了西西里岛,开始了他仅带着一个随从一个保镖的周游世界之旅。福格先生在1872年用了八十天环游地球,Costantino问家里要了八年。

“我不是为了一个限定的时间去走完全世界。我只是需要在接手之前睁眼看清它。”

一路的游山玩水,一路的散尽千金,一路的明跟暗杀。Costantino闲下来的时候想过,如果哪天Mafia全盘被取缔,他可以把这一路的游历写下来,想必没那个探险家经历的紧急危难比他多,再然后拍成电影,也能拍成一个独树一帜的系列,赚个盆满钵满。

20岁那年,他还想过有朝一日真的会回去西西里。只是世事难料,他在秦淮河的画舫上,遇到了喝茶不带钱、却能说的一口流利意大利语的远山青黛,而对方吃他的花他的,还死乞白赖的问他讨要他十岁那年闲来无事给自己设计的白金戒指。

“Cappuccino,你是设计界的奇葩!为什么你不去专业设计首饰呢?”远山特别喜欢抓着Costantino的手,死盯着他中指上的戒指,一脸的惋惜。

听不懂意大利语的一群人自然很想当然的把他俩视为一对儿,而Costantino的随从和保镖总是特别不忍直视的别过脸去。Master怎么想的?就把这么个神经病带身边了?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带着远山是有好处的,这人其实相当有钱,那天只是出门忘了带钱包,而远山将此归结为注定要遇见Costantino,另一位当事人不置可否。令Costantino主仆三人更为惊讶的是,他们在中国遇见的远山,可是远山除了中文以外,懂八国语言,母语日语和常用的英语不说,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俄语、德语以及法语都能和Costantino交流自如,还会一般学的人不多的芬兰语,和用处不是很大的韩语。阿拉伯语远山声称还在学习过程中,学完就该到中文了。

所以Costantino主仆三人很自然的征用了远山为他们在日韩旅行期间的导游地陪,彼时都是年轻人,又都有着不俗的语言天赋,算得上惺惺相惜,关系也是一日千里。

那一年Costantino20,远山青黛18。都还是能交到真心朋友的年纪。Costantino虽然在Mafia成长,但毕竟很少独当一面。他和远山交杯换盏,常常酣醉于风景名胜附近。反正有随从保镖,一人扶一个。

远山是在一次大醉之后,跟他透露了自己爱上服装设计的原因。

“Cappuccino,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人?一个让你觉得遇到她之前,这一生都是无意义的人。”

Costantino已经习惯了远山叫他cappuccino,只是听到这句话之后还是忍不住以一种看蛇精病的眼神斜睨着远山,嘴角一扯,冷冷地回答:“没有。”

远山Copy着Costantino高冷的神态,甚至更加鄙视,“那你不算真的活过。”

保镖和随从已经无法直视自家主子被一个路上捡的神经兮兮的男人吐槽的场景了,那画面实在太美。他们留下二人在一个房里,收走一堆空酒瓶,默默退了出去。

Costantino忍住自己将手中的空瓶子往远山脑袋上招呼的冲动,默不作声的听着远山的独白。

远山青黛在16岁之前,一直都是学神级别的存在。16岁他在Princeton念完天体物理回家,家里本想他再去美国读工商管理,以后自己做生意,不料他默默地拿出了金融系的学位证书,表示自己该学的已经都学了,成年之前还有两年,他想去找自己想做的。

Costantino有种人以群分的感觉,自己出发的理由,何尝不是如出一辙。

第一站远山就近去了韩国,这一去,就是两年。

“我就是遇到了那样一个人,在韩国停了下来。她让我觉得很特别,让我感觉全世界的衣服都不适合她的气质,应该我亲自设计给她。但她是个前途无限的女孩,怎么可能注意到我呢?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没有出道,但是已经唱跳全能,我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小男生,我需要从零开始,顺理成章的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为她添几分颜色。”

Costantino听到这不禁在想,这货真的是喝醉了?为什么比平时感觉还有脑子一点?

“所以我在韩国开始开始半工半读,白天学画晚上打工赚学费。半年后进了个工作室跟着学设计,又过了半年,自己开始办工作室。”

Costantino当下决定,只要远山说的属实,他一定要死缠烂打带他回去给自己家里那群审美略有缺失的同僚们设计一身更有型的衣服。

“我出发之前,终于让她穿上了我的设计,与我设想的一样,相得益彰。”

“无图无真相。”Costantino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远山站起来走向阳台,指着与他们所在的高楼遥遥相对的一栋商厦,上面有一副巨幅手表宣传广告,一个年轻还略显稚嫩的女孩面容清秀,气质清纯,身上一袭香槟色抹胸款小礼服衬得她肤色如玉,宛若仙女。一手环胸,一手皓腕轻抬立在修长的颈边,腕上的镶钻手表怕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统统可望不可及的,精致昂贵。就像这幅广告给人的整体感觉。

Costantino不由得不佩服远山的好眼光和好设计,这个女孩目前还稚嫩,青涩之时已有风华绝代的苗头,想必再过几年定是倾国倾城。而远山给她设计的小礼服,让她小女孩的清纯和作为女人与生俱来的妖娆统统体现,还能完美结合。

“这礼服我是跟广告商合作的,碰巧她是代言人。后来她公司想跟我们设计室建立长久合作。”

“那不是正合你意。”

“没有,我关了设计室出来继续我的游历了。”远山深深凝望了一眼远处的广告画,背过身倚在阳台的欧式围栏上。

“为什么?”

“我初出茅庐,资历尚浅。设计也还不够充实,不能让她穿上残次品。”远山笑了笑,进了屋。留下一句话给还站在阳台上的Costantino,“你早晚会懂的。”

很久之后,Costantino才知道,这是一句善意的诅咒。一语成谶。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人 设 】 浮 生   周日 九月 28, 2014 6:11 pm

而结伴共行了一路之后,远山最终在目睹了Costantino双手各执一枪以一人之力杀了一群密谋已久、半夜来他们住的酒店暗杀的敌对团伙6人之后,提出了告别。

“难得遇见一朋友,带着我会拖累你的旅程。Costantino,我们不如意大利见。”远山很清楚每天晚上自己门口都有Costantino的保镖守着,因为他手无寸铁,无法在Costantino这样的人身边安然无恙的活在无时无刻会出现的谋杀寻仇里。

Costantino是个对敌人心狠,对自己人温柔的男人,他绝对不会开口说让远山走远点,他的习惯是让别人自由选择,他全力配合那些选择。比如远山不走,那他就把自己的保镖放到他身边。远山逐步认识了他、了解了他,便自然而然的选择了自己离开。

临走时还说,“Costan,意大利相见时,希望你有新的故事,不再是兄弟义气,江湖恩仇。”

Costantino笑了笑。来就来,不来又能如何?与远山的执着努力不同,Costantino对很多事情的做法要随意很多——我想那样做,我知道该如何做,我不需要刻意,只需要等待。

《圣经•传道书》第三章中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遇见朝日未晞之前Costantino不信命定。搁相遇之前,若是有谁说他要跟日本一个演艺圈里一个写作才华出众的女艺人以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是决计不相信半点的。那时候远山还没走,他随着远山看过日韩的娱乐节目,看到过总是带着淡淡文艺气息,不染纤尘姿态的朝日未晞。当时只觉得这女孩眉目清秀温和到不接地气,着实是不怎么像圈中人。过后也就忘了。

直到朝日未晞从电视里、广告杂志里拖着翩翩长裙走出来,轻飘飘的走到他面前。他第一反应不是眼熟,而是惊艳,第二反应才回过神来,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中分的纯黑齐肩短发往里微卷,墨蓝色的及踝大摆长裙,围着同底色白色花纹的大披肩,脚步轻盈,裙摆和披肩的流苏随着步伐和微风轻轻摆动。Costantino看着她被手下领着穿过楼下的花园小径走到楼下时候,脑海里只觉得这是文艺小说里走出来的女孩。与他这里的氛围全然不相符。

“费尔罗先生,我想我的朋友浅未小姐在意大利停留的时间,足够她的家族引起重视了。”淡淡的笑,淡淡的点头致意,不卑不亢不急不慢的语气。

先前觉得她与自己这格格不入的感觉在女孩眼眸凝望着他的瞬间烟消云散。她在哪,都会瞬间溶于当地的氛围里,可以是文艺范儿的作品,也可以是自己这里令人耳目一新的点缀。

“我本打算近些日子就让下面的人送浅未小姐回去。”Costantino知道她的来意,他本也不打算扣留浅未清夏太长时间,只是这小丫头来的时候气焰太嚣张,明明是争取合作甚至要求他办事的,一点让步都不给。而且,暂时的扣押并非他本意,是浅未本家的要求。他本来还觉得这关他什么事,但是因此而遇到了朝日未晞,好像比想象中要有收获。

得到了确切答复,明天就可以一同回去之后,朝日未晞欣然答应了Costantino邀她一同在费尔罗家宅散步参观的邀请。

当时她并不知道,能在费尔罗家宅这样随意走动过的女人屈指可数,浅未清夏与她汇合后听说了她当天的待遇后,一脸惊讶了好半天,然后面露坏笑不知道又开始算计什么。当时未晞看着清夏那个笑容觉得背后凉飕飕,一直到某年某月才恍然大悟。

Costantino本不是多话的人,而朝日未晞与人相处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不愉快。因此只是初识,俩人对话鲜少,在这老宅第漫步也不觉得尴尬。

未晞接回了清夏,还附带领回去野生朝野一只之后,Costantino将来年计划里加入了日本开辟新领地的规划。

然后当晚就跟丹麦的Alvin电话连线交流了……两分钟,也许不到。

“作为报偿,我要你半个珠宝设计品牌。”

“行,在日本帮我坐好我即将打下来的江山。”

“可要书面协议?”

“你现在有任何资本跟我签么?”

“多谢信任。”

“合作愉快。”

三岁看老。“苦战称帝者,远胜生而为王之辈”是Costantino给自己一生最大的诅咒。日本远征并不难。

未晞的心,却让他费尽心力才得到。

那条路,太多平行线,太多相交线。原本平面的故事变成了三维动画。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回复: 【 人 设 】 浮 生   周六 十月 11, 2014 4:49 pm

最佳男配


我可以永远笑着扮演你的配角。

——题记


Derek•B遇到浅未清夏的时候,她正在“口渴街”上不知名的小酒馆里唱Ce Qu’ils Aiment,一口很明显还比较生涩却努力在发好音的法语,让正在对着一块Mille feuiller和一杯Café au lait食不知味的Derek觉得很好玩,抬眼看去小舞台上的女孩明显顶着和他一样的黄皮肤黑发黑眸,慵懒而随意的坐在高脚凳上,单手抱着立麦,声音倒是意外的干净好听。

Mille feuiller的外形,Green tea latte的嗓音。下次可以试试这样的搭配,肯定要比现在摆面前的两样来的合适。放下手中的大杯,拿起餐巾上的刀叉。歌声配甜点,倒也是头回尝试。

Derek从小红绿色盲,视觉上判断不到位的,依靠听觉和味觉记忆。所以当他第二次遇到清夏时,第一句出口的话是,“我记得你,Green Tea Latte。”

清夏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她听得懂Derek的法语,却觉得自己是否翻译错误。明明是初次见面,Derek居然说记得她。

Derek不澄清不解释,付之以高深莫测的一笑。所以当Derek来到日本的时候,清夏将他带到Mislead介绍给至交镜月绯雵时,介绍词是:“来自法国有故事的Uncle RemyMartin 13。”

“叫我Uncle Cognac。”Derek因为清夏形容他为法国白兰地而引其为知己,但他本人其实觉得路易十三不过是他对外的表现。清夏也说,因为Derek过于土豪的作风让她不由得不觉得他是路易十三,但其实整体感觉,还是Paradis更合适。

百乐廷,杯莫停。中文译名也都适合Derek。原名更是和Paradise一字之差。

绯雵一贯对帅哥都没啥偏见,抬了抬手中的酒杯,“幸会。”

的确是幸会,两个爱酒的人碰到了一起,酒量不佳只是喜欢喝着玩的清夏就被丢到了一边。绯雵想喝什么奇怪的酒,Derek都能给她找出来,同时还会搭配上他推荐的佐酒小食。

绯雵私底下问清夏,“这么懂饮酒美食的帅大叔你从哪挖出来的?”

清夏神色赧然,“朝野帮我炸过他一葡萄院的篱笆墙。”

一向都很不喜欢朝野的绯雵拉下了脸,“朝野这人就不干好事。看起来D叔没怎么介意。”

“他正好要拆围墙,就让朝野一不做二不休给他全炸了,当做补偿。”

“好好地拆了干嘛?”

清夏压低了声音,“听他管家说,那个葡萄园里种植的是前女友喜欢的葡萄品种,分手之后要换掉。”

“那换了什么呢?”

“现在还空着。”

很久之后一群女人讨论起这个中央空调一般温暖所有人的男人,得到的结论和现在流行的云备胎略有不同。

D叔是夏至的太阳,温暖了北半球,可温暖不到南极的极夜。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人 设 】 浮 生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