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乱

一个属于我们幸福的地方 任意恣意的挥洒我们无限的青春~!
 
首页日历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群组注册登录

分享 | 
 

 【 生 贺 】 More than I can say

向下 
作者留言
浅未清夏

avatar

帖子数 : 86
注册日期 : 12-02-18
年龄 : 26

帖子主题: 【 生 贺 】 More than I can say   周二 十一月 11, 2014 12:00 pm

24岁生日当天收到一份出演16岁女高中生的剧本,朝日未晞由衷地从心底里滋长蔓延开一种名为无可奈何的情绪,虽然说出去一定会被那几个女人以作为借口大肆批判一番,但不可否认这份情绪在跟其他情绪相较而言占了压倒性的上风。演了太多年的16岁,她比任何人都更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累觉不爱。

因为16的那个自己度过了无与伦比的那一年,体会到了从未经历的感受,所以全世界都想要帮她留住16岁的记忆吗?朝日未晞得不到答案,只知道自己的第一部饰演女主角的电视剧在16岁那年给她带来了无数的荣耀光环,从此演艺之路一帆风顺,演了无数16岁少女,优等生到问题女生,阳光女孩到冰山女王,各式各样的同龄女生,各式各样的感情故事。

“我们都可以从未晞的眼睛里找到16岁的自己。女孩都有过她那般模样,男孩都爱过那样一个女孩。”身为演技派的前辈有栖川瑶,给过“初恋专业户”未晞这样一个评价,被各路记者评论家奉为经典。

未晞真是哭笑不得,16岁那年初恋又失恋的自己,后来成全了所有人的初恋故事,是谁的幸与不幸?

16岁的她第一部女主角演的毫无压力,举手投足间都是自己,躲在拐弯处偷看喜欢的男生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却会在樱花树下完全意外地偶遇时恨不得挖地遁走。会对着他毫无心计的露出温暖的笑容,也会因为害怕他担心而拼命忍住不断上涌的泪珠。

16岁的朝日未晞不懂什么是恋爱,只知道,我想这样做啊,我以为那样好啊,所以我就真的跟着心走了。同样的,她也是跟着心演了第一个女主角,一炮而红,大获全胜。

可是爱情却一败涂地,大失所望。

谁错了吗?谁都没有错。太多人问过未晞关于初恋的问题,她回答的很诚实,“不是不爱了,只是不能够了。我有我的梦想,有更重要的事,他也是。”关于那个他的身份外界有过诸多猜测,还有不少人猜测跟未晞关系一直扑朔迷离的朴有天,但未晞不曾回应过,从来都是一句,那都是过去,敷衍了事。

连身为多年好友的清夏都不曾知道她眼皮子底下发生过的那一切。


假如我们相爱只有我们两个人自己知道,而你以后也忘了,剩下我还记得,我如何不去怀疑那一切不是我的幻想而是真的发生过呢?



未晞一直因为这一点对清夏觉得有些抱歉,别人与她的感情没有什么关系,但清夏是直接促成人和间接见证人。只是当年她太投入自己的世界,忘记了留心周围的一切,未晞的隐瞒,让她也未曾察觉。

那个改变未晞原本命途轨迹的秋天,是在未晞的14岁。那时她还在演着小女配,怀揣着演到女主角的梦想快乐的奋斗着。还有个长得帅但是不着调的小开追在后面跟到剧组给她献殷勤,虽然有些惹人烦但总好过没有人跟着。

有天闲来无事的清夏也心血来潮没事先通知去探她的班,但是那天跟她配戏的男配一直出错,拍了一条又一条,清夏打着伞在棚外看着,小开在车上悠闲地坐着。等了快三个小时后导演才让休息,小开下了车捧着一盘子西班牙墨鱼汁饭巴巴地跑去讨好未晞,但未晞看着那一盘子黑漆漆的东西着实是提不起半点胃口。凑巧的是,看到未晞出来后的清夏,只顾着赶快跑过来跟好闺蜜打招呼,忘了自己是在片场,走路跑步是一定要注意脚下的。于是她华丽丽地被绊倒然后撞到了小开,让其手中像献宝一样捧着的墨汁饭划出一道还算周正的抛物线,反扣到了地上。

未晞一边感叹着清夏真是救苦救难观世音,避免了她要被喂食墨汁饭的苦难,一边又有点担心那小开要让清夏下不来台,忙赶过去救场。

事实证明她担心很多余。清夏见道歉主动提出双倍赔偿无果,还被对方不依不挠地说这个是哪家餐厅主厨做的、自己也带着它几个小时的辛苦被毁之后,毫不客气地指出,这种西班牙特色饭一般都不会外带的,为什么,因为做出来两个小时后墨汁的鲜味已经走下坡路了,要吃就要到正宗的餐厅堂吃,不懂行就不要暴殄天物。

未晞走近的时候正听到吃货清夏的总结陈词,这时小开已经气焰全无,清夏见未晞来了,一把拉过好闺蜜,“你既然是带来给未晞的,那未晞都不生气的话,你有必要继续吗?”

小开委屈地看了眼未晞,到弄得未晞有点不好意思了,忙道,“好啦,清夏你也少说几句,前川先生也是一番好心。前川先生,谢谢您,不过我也不是很饿,所以您也别往心里去了。”语气温和的一番话说的两个人都熄了战斗之火.

清夏拉拉未晞的袖子,凑到她耳边说,“下次请你去我家吃正宗的墨汁饭,包您满意!不过要预约下,你等我消息。”

未晞眉眼弯弯地笑着,并未往心里去,谁知没过几天,她的休息日还没睡个日上三竿,就被清夏连环call起来。

“你最好有个靠谱的扰人清梦的理由。”未晞起床气未散的时候才显露出一点星座特质。

“午饭我家,不出世的米其林三星主厨掌勺。司机一小时后到你楼下。”清夏也不含糊,说的都是未晞想拒绝也找不到点的,况且她也确实想去浅未家宅参观下。

果断起床梳洗打扮,想想是去吃午饭的,只是略施淡妆;但是想起有个米其林三星的厨子,还是拿了套小洋装穿上,不随意不刻意刚刚好;酒是不用带了,新鲜上市的黑加仑可以提一篮,反正清夏喜欢从不嫌多。

司机把未晞送到院子门口,叫了保姆来领她进去。未晞一边走一边仔细打量了一下,浅未家宅比她想的要小,也比她想的简单多了。她还以为按着清夏的性格,定是要弄个仿高迪的外形,里面极尽奢华之能事的让人一看就觉得败家。事实上是白蓝色调的欧式极简设计,进去看到屋内装璜也是舒适为主,自动设备比较多,华丽饰品几乎很少有看到。

“未晞你来啦。”清夏已经在客厅沙发上静候多时,看到未晞就开始兴奋,“托你的福,今天我也有好吃的了。”

这话真是稀奇,“不是你家的厨子嘛?”

“是倒是,但他平时都不做的。是知道我打翻你的墨汁饭,替我赔罪的。”

“平时不做饭的厨子也叫厨子?”

“兼职,兼职。走走,我带你参观下我家。”

等她们一大圈参观下来到了餐厅时,未晞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若有似无的香味更是勾起了她的食欲。

“麻生去叫哥哥开饭吧。”清夏朝保姆吩咐道,谁知保姆点点头进了厨房,然后未晞就看到了韩剧里的场景,身材颀长面容清秀俊逸的男子一袭厨师白袍也能长身玉立,缓步从厨房走出,摘下厨师帽,短发干净整齐,脱掉白色外套,里面的白衬衣黑色休闲裤精致的一塌糊涂。

“辛苦啦青弥大厨。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好姐妹未晞,你经常听我提起的。”

浅未青弥,这个惯常只能在财经杂志上看到的青年才俊此刻没有半点的架子,轻轻一笑,“百闻不如一见,幸会。”

未晞也回以一笑,“今日真是打扰了。”

麻生保姆端着开胃酒和前菜上来了,终止了几人的场面话,纷纷坐下大快朵颐。第一道是西班牙番茄冷汤,番茄不说,还有伊比利亚火腿鸡蛋和哈密瓜,酸甜可口,火腿带着回味哈密瓜带着清脆,实在是太令人惊喜的味道。
arroz negro是用paellera做的,除了味道正宗香软鲜美的墨汁饭一入口满满都是满足感以外,底下居然还有一层金黄焦香的锅巴层soccarat,不得不说实在是技术了得。

墨汁饭撤下去之后,未晞已经撑到不行了,谁知甜点也是flan de la casa,地道的西班牙传统甜点,醇厚丝滑细腻如脂。她实在忍不在开口问道,“浅未君这都是你做的吗?”

“是,希望还算合口味。”青弥的笑依旧是云淡风轻。

“太棒了!比外面的还好吃!”未晞此刻全然放下了平时在外人面前端着的淑女姿态,跟清夏一起天性毕露的端着餐后酒欢呼雀跃起来,就差高呼青弥大厨万岁了。未晞这下真是羡慕透了清夏有个大厨哥哥,虽然帅是帅可是面瘫了一点只会微微笑,不过手艺好到可以弥补一切了。

清夏欢呼完了又陷入了低迷之中,“不知道下次吃到又要等多久了。”

未晞跟着也沮丧了起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吃到。

可是让她意外的是,她的有机会比清夏的下一次来的还要快。

自从有了第一次的拜会,日后再往浅未家跑就显得不再失礼,虽然很少能遇到总是来去匆匆的青弥,但是偶尔打个照面也是不错的。慢慢到后来,青弥略有空闲,还会停下来跟她聊几句,偶尔也会发几张他随手拍的晚霞给她分享,说只有在赶饭局堵车的时间里才有机会看看天空。有一次她路过书房听到里面传来了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还进去一块听了会聊了几句,没过几天她就收到了著名交响乐团来日演出的门票。

不知是出于哪一种考虑,青弥也去了音乐会,只是座位没有在一起,他坐在未晞的斜后方,一俯身就能在她耳边说话的距离。开场前他轻声说了句,“仔细听,难得约到你。”

未晞无语问苍天,明明是头回,还是一前一后的座位,哪里有什么难得。但她的左耳根还是不自觉爬上一抹红色,整场音乐会青弥只在中场休息时与她交流了一下乐团确实实力出众,再无他言。

散场后青弥倒是自己开车送她回去,路上也依旧是交流音乐,随意闲谈。直到开车到楼下未晞与他道别,哪怕心里很期待他再说些什么,也没见他开口,直到她转过身去,才听到青弥低低地问了一句,“那个前川是不是挺烦人的?”

未晞回过头,看到他还是淡淡的神情,虽然不知这是哪一出,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快上去休息吧,不早了。晚安。”点点头,示意未晞上楼去。

可能是清夏跟他提过吧,未晞这样想着,乖乖地上楼回家休息。不过那天以后,她还真没再见过那个牛皮糖再来烦她,是谁处理的不言而喻。

被关心被照顾的感觉原来竟是这样好。不久后的15岁生日,青弥差人送来一份刚做好的paellea,入口细品藏红花的味道随着热腾腾的温度渗透到舌尖,打开随着保温盒一起送来的礼盒,一条精致的项链,坠子是她的星座,一只银质的小蝎子,还有张卡片,“抽不开身陪你一起吃,希望味道依旧让你满意。”不能更满意了,热气香味分明是刚做好就派人送来她这,再用心不过。

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让自己动心沉沦弥足深陷呢?

第一次牵手,是未晞怯怯地伸手去拉他的小指,被他反过来把她的手收拢在掌心。

第一次亲吻,是她从后背抱住他的腰,却被他反过身一低头就失去了抵抗。

第一次心如刀割,是知道他被家里安排去相亲无力反抗。

未晞是明白的,她知道他的处境,心疼他的举步维艰。她无可奈何。

爱是恒久忍耐,中文里忍字是心上一把刀,那一年的她就明白了,忍,就是心如刀割,别无选择。

她被他保护的很好,无人来找她麻烦,应该说没人知道她才是青弥的女朋友。

没有人知道她最开心的笑容是在青弥有次带她去游乐场,忍着恐高症陪她去坐过山车。

没有人知道她最怕失去的时候是青弥中午抽空到她家,从身后搂着她一起午睡。

没有人知道她最大的愿望是只愿君心似我心,而不是站在演艺圈的最顶端笑看众生。

青弥只有睡着了以后眉头才是蹙起的,未晞知道他从不示于人前的担忧是什么。

16岁的生日,青弥陪着她一起在她家喝酒赏月。她的心愿却是,只要以后我们都过得好,我可以接受各自一方的思念到老。

因为他不是她一个人的青弥啊,他是浅未青弥。她知道清夏最近很奇怪,自己的哥哥第一次违反了父亲的要求不想订婚,原本每天都回去的现在有时候会滞留在公司休息不愿回家。她知道什么原因,可她不能告诉浅未清夏。

而她自己,也不是只想活在他羽翼下的小

未晞,她也有自己飞翔的方向。不需要他在电视里看到有人评论她不好时,把她搂在怀里捂住她的耳朵,跟她说,不要听。

档期越来越满,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青弥看起来越来越疲惫,可她终究还是逼自己在他眼里满是坚定的时候说了分开。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你等着我就好。”青弥并不同意。

“我也累了,再撑下去是勉强。”未晞的笑容牵强无力。“不如各自安好。”

青弥盯着未晞的眼睛,原本总是从容的神色开始慌乱。

未晞闭了闭眼,淡淡的笑着对望过去。她不能功亏一篑。

忍,心如刀割,别无选择。

看着青弥红了的眼眶,未晞硬是在听到了他绝尘而去的汽车发动声之后,才泪如雨下。

从此所有的初恋故事到此为止,定格成她永恒的十六岁,她多高兴拿到那个剧本,她可以借着人物肆无忌惮的笑哭闹,说着自己心底那些不曾开口的话。她知道第一次出演女主角有那么多赞助是谁的帮助,也知道他低调订婚是出于什么考虑。只是过去的,也就永远回不去了。

从此,浅未青弥功成名就,也只是好友的哥哥。
而她,用初恋铺平了梦想的康庄大道。

“我想我们都是幸福的。”

The End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生 贺 】 More than I can say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唯恐天下不乱 :: 分区 :: 〓行文区〓-
转跳到: